6

 

距離上次到那家便利店的時間,一晃眼就已經過了好幾天,而那家店的店長也還是沒有打電話過來。
唉......算了......如果我跟她的緣份僅此而已,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
沒緣就是沒緣,就算我再厚著臉皮去找她,強求而來的緣份也不會長久的。

 

如此,我一成不變的暑期生活又開始了,每天睡覺睡到自然醒,打球打到掛,網咖泡到死,不然就是一個人壓馬路,然後總是三更半夜才帶著兩顆熊貓眼回家睡覺。

 

你說我忘了她嗎?只把她當作是一段偶然的回憶嗎?
其實答案是否定的,因為我真的忘不了她。
我想她嗎?我想,很想很想很想,但我還有什麼能讓緣份繼續下去的理由呢?
這個時候大概就有人會說話了,「阿你是不會自己去找她喔!」
不是不想去找她,但如果你是我你會去找她嗎?
有人會,也有人不會。
會的人大概只是單純地想知道她還記不記得你,想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機會。
但通常在碰了一鼻子灰後,要收拾的就不只是尷尬的場面而已了,還有那落了一地的心碎。
不會的人大概會認為沒有必要去破壞人家的生活,有緣沒緣一切隨緣。
如果有緣,就算海角天涯都會遇見;如果沒緣,就算咫尺也能變成天涯。

 

而我呢?
我選擇不去找她,因為我如果去找她,而她又不記得我的話,就不只是我會尷尬了,她也會尷尬。
這或許是反射意識下的自我武裝吧!
害怕受傷、害怕從她口中聽到不想聽的答案,才會選擇不去找她,但如果說我不想她,卻又擺明了在騙人。
唉!人果然是一種矛盾的生物,緣份果然是一種難搞的玩意兒。

 

雖然我不相信緣份這東西,但有時候真的不由得我不信。
在倉卒下、在偶然間它總是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當你意識到它的經過而想回頭將它抓住的時候,它就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望著緣份走過的腳印,心裡滿是止不住的孤獨與空虛。
而有些卻是在你無意識下、發呆間靜靜的到來,不需故意安排、不需刻意等待,或許你沒發覺、或許你不知道,在等待列車進站的同時,在你身旁陪你一起等待的,也許就是你要找的幸福。

 

而這天,這天的下午裡,在有意無意間,似乎讓我輕易窺見了緣份的影子。

 

南台灣的陽光一向是這麼的惱人,雖然天氣有點灰灰暗暗的,但還是止不住高雄悶熱的天氣。
坐了好久沒坐的電車,到了好久不見的火車站。
走過月台,望著鐵絲網外做了好久都做不完的捷運工程,心裡彷彿又觸動了些什麼,感覺刺刺、麻麻的。
我想......我是懷念這兒的「麥當勞」吧!
算了,管他什麼感覺,先叫份薯條來得實際些。

 

「呃......小姐!」
「給我一份薯條和一杯紅茶,然後再一份麥香魚,謝謝!」

 

在我轉頭點餐的同時,一個強烈的訊號出現在我的「美眉探測器」裡,目標就在三點鐘方向,正以等速度向我身後移動,這個時候若是很直接的回頭看她,大概有百分之八十的機率會曝露出我的狼蹤,更會有百分之九十的機會透露出我的企圖。
為了避免在人群裡引起一陣不必要的恐慌,我看還是小心一點的好。
在我「不經意」的回頭看了她一眼後,突然覺得我這個人怎麼會這麼「假仙」,看就看,幹嘛還要「不經意」的看咧!真搞不懂我自己在想什麼。

 

匆匆的結束了這次難忘的午餐時刻後,便又開始了我快樂的高雄一日行。
雖然高雄的天空依舊陰陰、幽幽、灰灰、暗暗,一付快要下雨的樣子,但還是澆不熄我高昂的鬥志,動搖不了我堅定的決心。

 

平時在家裡悶慣了,每天看著十五吋的「小電影」,沒有環效音響也就算了,竟然三不五時還給我來個「廣告大方送」,真是給他......○×%$#@&......。
不過,好在我現在人是在高雄,好在皮夾裡有七、八百塊,好在我還有一堆用不完的時間,但這麼多「好在」是意味了些什麼呢?
不是我想要去買「好自在」,也不是我在踩到狗屎前的「好哩家在」,其實是我現在正要去看電影啦!

 

在高雄看電影呢?不外乎就是「華納」和「環球」。
講究著燈光美、氣氛佳的高級電影城裡,價格當然也不是普通的「高級」,算了,我認了。誰叫我家的小電影不是「燈光美、氣氛佳」呢?
好!決定了,就到華納看吧!
坐著高雄有名的「天字100號」來到了大遠百,望著廣場上稀稀落落的人群,實在不像平時人潮洶湧的大遠百,大概所有人都覺得會下雨,所以都躲在家睡大頭覺吧!
OK!管它的,街照逛、電影照看。

 

下午一點五十二分,離「王牌天神」上映的兩點十分還有十八分鐘。
在那之前我還有足夠的時間到樓上的誠品晃晃。嗯!不錯,看來變多的東西不只是書而已,美女也多了不少,早知道就早點來了,這樣就可以看久一點。
在我晃得差不多的時候,時間也差不多要到了,時間下午兩點零八分,我一個人走進了片場。

 

「王牌天神」的男主角金凱瑞,飾演著一位不順心的記者特派員。
在心灰意冷之際,他突然獲得了天神主宰一切的超能力,他利用超能力達到了他所要的功成名就後,卻失去了他相識多年的女友。
雖然這是一部愛情喜劇,卻也成功的讓我體會到笑到抽筋是什麼感覺。
散了場,而我也含著淚水步出片場,不過請注意,我是笑到流眼淚而不是感動到流眼淚,如果因為看愛情喜劇而掉淚,我想我大概也完了吧!

 

嗯!看完電影肚子果然又餓了起來,先到地下一樓的美食街吃點東西好了。
走進了大遠百非常有特色的透明電梯裡,才發現灰濛濛的天空和透明玻璃間多了一道道細細的雨痕。
啊!原來外面正在下毛毛雨啊,那我要怎麼回去?真傷腦筋!
窗外溼冷的高雄正隨著高度下降,一點一點的變化著,但我沒有多餘的心神去欣賞,因為我還在煩惱怎麼回家。

 

大概是身處十二樓的下降空間,所以看的東西也特別的清楚。
遠遠的便看見一個女孩坐在對面的公車亭裡「躲雨」,因為我不知道她在幹嘛!所以就大膽的推測她是在躲雨。
咦?!奇怪,那、那不是,那不是惠雯嗎?怎麼可能!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的驅使,我的身體竟然不自覺的動了起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在幹什麼。
不等電梯到地下一樓,我便急著衝出電梯門,不管身旁有多少人側目,不管外頭的雨下得多大,我像個瘋子一樣拔了腿就狂奔,僅管外頭的雨淋得我滿身都是,但我好像什麼都已經聽不見了,只知道我一定要再見她一次面,再聽她一次聲音。

 

 

 

~命運與緣份的遊移間,是遲疑?還是努力不懈?~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