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距離她不到一百步的空間裡,我好像連自己的心跳都能聽見。
我放慢了腳步,讓雨點滴滴答答地落在身上,廣場上稀稀落落的人群裡夾雜著我的身影。
過了馬路,我悄悄走到了公車亭旁邊,望著公車亭裡的她,雖然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不過她身後泛著一股深藍色的氣氛,她的心情似乎跟今天的天氣有著相同的頻率。

 

進了公車亭,我拍了拍掛在我身上的水珠,假裝是要搭公車的樣子,結果她似乎還是沒察覺到有人在她身邊。
因為從頭到尾她好像一直在想東西似的,而目光也一直停留在路旁的那一灘積水上,僅管來來往往的汽車在她面前呼嘯而過,她也好像什麼都沒聽到一樣。
如此,我就在這樣的情況下在她身旁站了十分鐘左右,公車亭外的細雨仍舊持續的飄著,風也持續的吹著。

 

沒多久像是有什麼東西觸動了她心思似的,喉頭和鼻腔之間發出了哽咽的聲音,本來注視著水灘的眼神聚了又散,散了又聚,而在一旁看著她的我,實在忍不住好奇的問了她。

 

「欸......妳在幹嘛?」

 

她頓了幾秒,然後一臉疑惑的回頭。

 

『呃......沒有啊!只是在想點東西而已。』
『咦耶......你不是、你不是前幾天那個很好笑的那個人嗎?奇怪?!你怎麼會在這裡啊?』

 

我怎麼會在這裡?
哈!真是問倒我了,我也想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裡,如果我說是因為妳,那妳會不會相信?
不會,嗯!很好。不過「很好笑的那個人」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是指前幾天的「那件事」嗎?
哇哩咧!哪壺不開提哪壺,竟然提起我最在意的事,這下子不是用尷尬兩個字就可以形容我現在的心情。

 

「對啦!對啦!我就是那個很好笑的人啦!」
「那『很好笑的人』現在想問妳剛剛到底在幹嘛?」

 

『......』

 

如果可以用任何一樣東西代表一個人的話,那麼她的笑容會是世界上最耀眼的鑽石,而這顆耀眼鑽石,卻因為我該死的一句話黯淡了不少,她沒有說話,只是看了我一下,然後望著街角的那一頭,彷彿在期待些什麼,而她期待的眼神裡似乎還摻雜了更多的失望與落寞。

 

「妳在等人嗎?」我好奇的問

 

『嗯!等我男朋友,不過我想應該是等不到了吧!』

 

啊!?男朋友?那......我怎麼了?幹嘛有點失望啊?蠢蛋!
我的心像是突然被敲了一下,不自覺的剝落了一小塊。

 

「等很久了?」

 

『呃......其實也不會很久啦!』
『我、我也才剛來而已啊!呵呵~』

 

看著她遊移的眼神和那坑坑巴巴的說話方式,我想她八成在騙我吧!
想到這裡我幾乎開始忌妒起她的男朋友了,因為他有個如此善解人意的女朋友,而他卻好像一點都不知道的樣子,真是個白痴,竟然讓一個人女孩子這樣子等他,他如果不是個白痴就是個智障,但惠雯好像一點都不怪她男朋友似的,這種女孩子天下還能找得出幾個。

 

啊......她果然是我想像中的那種好女孩,但......這只是我一個人在胡思亂想而已,說不定她現在心裡想的是:『這個死鬼!到底來不來啊!再不快點來的話,回去有得你受的了!』當然,這也是我在胡思亂想。

 

「妳等很久了吧!嗯......說不定......」
「說不定妳男朋友睡過了頭,現在正在梳他的飛機頭!」
「說不定妳男朋友因為遲到,現在正在跟拖拉庫『尬車』!」
「說不定妳男朋友為了這次約會,正在苦惱要買鑽石還是買飛機!
「說不定.........」

 

正當我說得天花亂墜、天地變色,良心差點受到上帝譴責時,我發覺她一直用她那電死人不償命的雙眼看著我。
呃啊~~~完了~~~她的眼神!好像在看珍奇異獸,早知道就不要說一些無厘頭的話了,真懷疑我現在的智商是不是負的。

 

『噗嗤!呵呵呵~~你在說什麼呀!你說得好好笑喔!而且你在說的時候表情還這麼正經。』

 

咦......什麼?沒想到這種無厘頭的話竟然會受到美女歡迎,這個要記下來。不過我很高興的是她笑了!果然美女的笑容還是最好看的。

 

本來充滿鬱藍氣氛的公車亭,就在她甜美的笑聲裡頓時淡了不少。
在她的笑聲下,雨漸漸停了,高雄午後的夕陽也從厚厚的雲層裡探出頭來,照在濕淋淋的馬路上,而反射的陽光不偏不倚的劃過她的臉頰,落在她甜甜的梨渦上。

 

 

~那水裡的波光灩影,蕩漾著此刻的幸福~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