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停好了車,我懷著雀躍的心情走進店門。中午惱人的陽光,讓迎面吹來的冷氣感覺倍覺涼爽。
走過櫃台,我微笑的向櫃台裡的女店員點了點頭,雖然這個女店員並不是惠雯,但我一點也不介意,因為我知道我將成為她們的一份子,要一起工作、一起努力,一起體會工作所帶來的充實感。
這時的我突然清楚明白,失業人擁有工作的那一刻感動。

 

到了走道盡頭,一扇掛著「員工休息室」牌子的門就在眼前,我禮貌性的敲了敲門,然後順勢轉開門把走了進去。
一進門,映入眼簾的就是座昂然聳立的「泡麵山」。
哇靠!這是啥?!世界第八大奇景嗎?
抬頭望著疊得老高的「泡麵山」,心裡除了驚訝還是驚訝。從地平面看上去,彷彿還看得見峰頂繚繞的皚皚白雪咧!
在吃驚之餘,才發現眼前「泡麵山」原來是用一個一個的架子疊起來的,難怪疊了那麼多層都不會倒。

 

然而,繞過了「神奇泡麵山」後,卻又是一幕的讓人不知所以然。
一位四十初頭的中年人正背對著我,邊看著十吋小電視邊吃泡麵。
啊是怎樣!泡麵山裡吃泡麵,而且竟然連電視廣告都是在賣泡麵的。
哇哩咧!我一定會瘋掉。
大概是我的腳步聲驚動到他了,他好奇的轉過頭看了看我,油油的嘴巴上還帶著幾根殘留的麵頭。
回過頭他隨便抽了張面紙在嘴巴上擦了幾下,然後起身對著我說:

 

『啊~~~你就是那個周俊昇喔!我就是那個店長啦!啊你以前有沒有做過這個?』

 

哦~~!
說話斬釘截鐵、一絲不苟,劈頭就問出個非常有深度的問題。
店長不虧是店長,一出口就跟別人不太一樣,對於這個問題嘛!我該回答「有」還是「沒有」咧!
如果我說沒有,這樣感覺好像我整個人都遜掉了;如果我說有,就根本擺明了在睜著眼睛說瞎話。
不過基於「誠實才是乖小孩」的份上,我還是照實回答好了,免得他叫我做一些「高級動作」,那才傷身又傷心咧!

 

「嗯......!沒有,這是我第一次做這個。」

 

『喔!這樣啊,那你今天就先把店裡的東西下架然後再擦一擦。』

『你先換上這裡的制服,我過幾天再叫別人來教你好了。』

 

說著他打開身旁的小衣櫃,拿出了一件藍底綠邊的水藍色制服,他示意的叫我穿上,然後叫我到櫃台邊等他一下。
而在套上制服的瞬間,一絲莫名的感動湧上了我的心頭,真不知道我在感動啥,只不過是一件衣服罷了,竟然能讓我高興成這樣,我想我是真的病了,而且還病得不淺。

 

穿著這身制服,我還有點不太習慣的走進了櫃台裡,感覺身體實在僵硬得有點不太像話,連要怎麼說話都忘記了,如果要說我現在是什麼表情的話,我想大概只能用「挫青屎」來形容吧!
感覺我的顏面神經已經全面失調,就連個正常的表情都作不出來,女服務生看著我一身青綠的走了進來,只是一臉似笑非笑的望著我,我想這大概是我這輩子最痛苦的十分鐘了。

 

『呵呵~~!你的表情一定要這麼搞笑嗎?』

 

她幾聲清脆的笑聲,輕輕地帶走了我身上些許僵硬的不自在感。
我轉頭看著她眼睛,忽然讓我有種似曾相識的錯覺,有著一頭不長也不短的秀髮,高挺的鼻子、大大的眼睛,清秀的外表裡有股類似「廣末涼子」的氣韻。

 

「呃......還好吧!」我一臉苦笑的對著她說

 

『欸......你該不會忘了我是誰吧!』

 

啥?哩共蝦米?
對著她的疑問,我努力的想從腦子裡擠出幾個可能的名字,但任憑我想破了頭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只是總有種熟悉的感覺,在我心裡的某個角落縈繞,但我還是想不起來我到底在哪裡看過她。

 

「雖然我有種好像在哪看過妳的感覺,但我真的不記得了啦!」

 

『厚......你再想,再用力的想一想啦!』

 

哇咧!女人都喜歡問這種問題嗎?
通常這種女人打電話來的第一句話,就是「呵~~呵~~猜猜我是誰?」,然後說猜不到還會被罵沒良心、沒愛心,這麼快就忘掉她了。
如果是高中同學還情有可原,但如果是國小同學的話,那還真的是讓人不自覺的想扁人。
不過,這麼可愛的美眉怎麼可能逃出我的「美眉探測器」呢?
嗯......依我精確的嚴判,大概是我那時不小心忘了「開機」吧!
當時的腦袋一定還處於精神恍惚之中,才會忘了她吧!

 

「嗯......好像......還是不知道。」

 

『唉唷......我就是前幾天跟你收履歷表的那一個人啊!想起來了沒?』

 

她的一句話彷彿刺穿了我的記憶般,突然讓我想起了幾天以前的那個晚上,在店裡的那個女孩好像就是她吧!
難怪看起怎麼這麼眼熟,原來之前就已經見過面啦!
正當我還在思考的同時,一位需要結帳的客人走到了櫃台前,她客氣地幫客人結完了帳,然後又回身看看我到底想起了沒。

 

「喔喔喔......我記起來了啦!那個人就是妳呀!」

 

『嗯!你現在才想起來喔!真是有點太對不起我嘍!』

 

她假裝生氣的扁了扁嘴,眉宇間透露著一股特別的氣質,瞬間我的靈魂有種被吸走的錯覺,讓我不知不覺的脫口而出......

 

「啊......好可愛......」

 

『啥?你說什麼,我沒聽清楚。』

 

望著她一臉的似懂非懂,說真的我還真怕她知道我在說什麼咧!
這時店長已經從休息室裡緩緩地走了出來,當下,為了掩飾這個「無心之過」,只好拿無辜的店長來當我的擋箭牌啦!

 

「啊,沒有......我是說......店長走過來咧!妳不是要下班了嗎?」我說

 

『對厚......你不說我還差點忘了,那我先『結算』好了,然後等一下交班給你嘍!』

 

她回頭對我笑了笑,然後就開始「結算」今天的零錢,店長也在這時走了過來。

 

『呃......那個俊昇,你先看一下人家是怎麼「交班」的,看什麼學什麼,然後不懂就要問。』

 

說完這些話後,店長看了一下然後又搖搖擺擺的走進了員工休息室裡。
在確定店長離開了以後,她回頭俏皮的向我伸了伸舌頭,看著她這一連串類似小孩子的舉動,我想除了「可愛」之外,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她才好,能做的,大概也只有跟著她一起傻笑吧!

 

她在做完了一切「交班」手續之後,就匆匆的走進了休息室裡,等我再看到她的時候,她已經換下制服一身輕便的走了過來,拿了放在櫃台裡的鑰匙後,還不忘回頭虧我一下。

 

『我先走啦!你就在這邊「慢~~慢」做吧!』

 

我沒說話,只是賞了她一記「青光眼」,一開始她愣了一下,然後就掩著嘴咯咯的笑了起來。
哇哩咧!笑啥啊,哪有人被賞「青光眼」還這麼爽的,看來她病得比我還重,而且已經到了無藥可救的地步。
她收了收臉上誇張的笑容,走到我身旁輕輕打了我的左手一下,然後還一臉得意非凡的罵了我一聲:

 

『笨蛋!』

 

罵了我之後,她就又像隻小免子般,一蹦一蹦地跳出了店門口,留我一個人還傻愣在原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女人......真是個難懂的生物~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