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我看外面好像還在下雨,你要不要等雨小一點之後再回去啊?』

 

這是我走出大門前,她跟我說的一句話。
我有聽錯嗎?
她竟然主動留我下來躲雨,是出自關心?還是出自同情?
我不知道!只知道這場雨真是下得出乎意料的好。
一定是平常有在燒香,所以老天爺看在我忠厚老實的份上,下了這場雨,也因為這場雨,我在這家店又多滯留了一個鐘頭,有美女相伴,何樂而不為呢?

 

等雨停,我在等雨停,她在陪我等雨停,但嚴格來說,應該是我在陪她等雨停,因為下著雨的店裡,客人實在少得可以。

 

下著毛毛細雨的玻璃窗內,她在上班,我在她旁邊陪她上班。
沒有客人的,只剩她悅耳的笑聲縈繞在店裡,趁著這個空檔我跟她有一搭沒一搭的閒聊著,知道她一個人在高雄唸書,目前剛升大二,而她的家人都在台中。

 

「啊......一不小心就聊了快一個鐘頭,雨好像也差不多要停了。」

 

『你要回去啦?』

 

「嗯!對啊,因為我還沒吃晚餐!」

 

『呵~~那你回家小心啊!Bye Bye~』~

 

「OK!Bye ~!」

 

時間是七點二十五分,我走出店外,看到的是地上一片半乾半溼的狀態,似乎讓我想起了什麼,但我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感覺就像上完了廁所之後,忘了擦屁股一樣,真讓人不痛不快。
雖然形容得有點噁心,但還滿符合我現在的感覺。
算了,不去想了,反正我今天心情特別好,何必浪費在那些無所謂的事情上呢?
為了慶祝我再一次見到小雯,所以今天晚上就到網咖玩個通宵吧!
事不宜遲,That's Go!

 

騎著車,到了我家附近那間剛開的高級網咖。
叮叮噹噹地推開了玻璃門,才發現裡面的人真是出乎我意料的多,一定是放了暑假的關係,所以大家才跟我一樣,有錢沒地方花。
點了杯奶茶,找了個我喜歡的位子坐了下來,而那股莫名的不安全感又再次浮現在我心頭。
啊咧!我忘了什麼事情了嗎?
房租沒繳嗎?不可能,我記得我上個星期就繳過啦!還是我今天沒穿內褲?更不可能,因為今天屁股跟褲子之間的觸感還是一樣的。
OK!管它的,天大地大,我打電動最大,今晚就給它「撩落去」啦!

 

這個年頭,玩「戰慄時空」雖然有點遜,但不可否認的,它確實有種讓人置身槍林彈雨的錯覺。
你可以看見滿天亂飛的「芭樂」,把敵人炸得飛上天,也可以看見那種朝天開槍的「落翅仔」,被別人叮得滿街跑。
雖然有些落伍了,不過你還是可以常常在網咖裡聽到有人大喊:

 

「請哩呷芭樂!」

 

當然,我不會是亂叫的那個,更不會是把「芭樂」當作廉價作物亂丟的「臭卒仔」。
但一切好玩,似乎也是好玩在這裡,這大概也就是我會來的原因吧!
而每次快樂的時間,在我身上好像總不會停留得太久,就在我「奮戰」到了一個段落,拿起桌上那杯已經在滴水的冰奶茶時,才發現溼淋淋的左手掌上留著一片模糊不堪的藍色墨水。

 

哇咧!完了,我終於知道那股莫名的不安全感到底是從何而來的了。
手錶上的指針,不規則的顯示著九點二十三分,我的慌張,我的驚恐,都在在的讓我體會到什麼才叫真正的「火燒屁股」。
我就像阿拉丁神燈裡的「精靈」一樣,迅速的從這間網咖裡消失了,螢幕沒關,我的畫面停留在一片血泊之中,不時還能聽見幾聲刺耳的槍聲。

 

我怎麼了?我忘了韋怜嗎?
是的,而且還忘一乾二淨。

 

「什麼?這麼沒良心的話你也說得出口?」

『沒錯!難道你不知道狼心狗肺是我的座右銘?欺騙幼小心靈是我的興趣嗎?』

「哎呀!我看你是活膩了是吧!」

『我看你才活得不耐煩了咧!』

「怎麼樣?想打架是吧!」

『怎麼樣?那我就先發制人,來一招「獅子偷桃」。』

「哎呀呀呀!」(爆痛)

 

Shit!都什麼時候了,我腦子裡竟然出現了「天使與惡魔」的交戰,而且使用的都是一些下流的招式,真讓人愈想愈頭痛。
加足了油門,熱血小鐵馬在我腳下「低鳴」一聲揚長而去。

 

 

 

                             ~天使與惡魔之間的交戰,永遠都是邪不勝正

                                                                 但......那是在拍電影,嚇不倒我地~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