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今夜的風吹起來格外的令人舒服,大概是下過雨的關係吧!
吹來的空氣中有種泥土混著雨水的味道,車子一輛輛的劃過眼前,高速的輪胎也在地上濺起一片片的水花。
紅綠燈閃爍,激濺的水花折射出一道道都市的霓虹。
水花落地後又迅速恢復了原狀,就這樣散了又聚、聚了又散,不斷重複著相似的畫面,出現在我的眼前。

 

如果說天氣可以影響一個人的頻率,那這個晚上我又被影響了多少呢?
或許不只是天氣吧!或許還有更多更多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的原因。
我的心情因為別人而改變,是當我見到小雯的時候,變好的心情似乎也讓全世界都變得美好。
而現在,能改變我心情的另外一個人,就是坐在我身邊的「廣末涼子」。

 

『喂!你又在發什麼呆啊?看你的表情,該不會是在想「黃色」的東西吧!』

 

她一臉賤樣的看著我說,刻意提高的聲音裡讓人有一股想掐死她的念頭。

 

「哪有?我看起來像那種人嗎?」

 

『幹嘛那麼緊張啊,我是說雞塊啦!想到哪裡去了,變態!』

 

「......」

 

呃......她果然是另外一個可以改變我心情的人,但......我好像有點太早下結論了。
這是我的失策,還是是的誤判?竟然會被她騙了,真是沒面子。
不過「能忍才是大丈夫」,這次就先不跟她計較,好歹我也是個寬宏大量、文質彬彬、聰明絕頂的氣質帥哥,不用懷疑,因為這又是我自己在幻想了。
哎呀!白日夢作多了,總會有這種後果嘛!什麼後果?
就是想太多!

 

「喂!妳怎麼來的啊?」

 

『這還用問嗎?當然是我爸和我媽生下來的啊!』她咬了口手中的漢堡,一副理所當然的說著

 

「哎唷!我是問妳坐什麼交通工具來的啦!火箭?飛機?還是輪船?」

 

『你才波音七四七咧!我坐公車來的啦!』

 

「呵呵!那妳住哪啊?」

 

『住附近啊!但是用走的話還是有點距離,不過等一下我不想坐公車回家。』

 

「為什麼?該不會妳要走路回家吧!」

 

『怎麼可能,這麼遠誰要用走的啊!其實是因為公車要等很久,所以......我要你載我回家!』

 

「什麼?!要我載妳回家?」

 

或許是我說得太過激動了些。不過要是你換作是我,想必也會和我剛才吃驚的反應一樣吧!
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載女生,但這麼會「搞怪」的女孩子還是我第一次載到,天知道載她回家之後,又會想出什麼搞怪的招式來整我。
只是女孩子總是有辦法讓人不得不答應她們的要求,那就是裝得一付楚楚可憐的樣子,然後一眼淚光晶瑩的說:

 

『幹嘛!我有這麼惹人厭嗎?只不過叫你載我回家一下就這樣,虧我還在這裡等你等這麼久。』

 

「我不是那個意思啦!只是有點吃驚而已,又沒說不載妳,一定載、一定載,好不好?」

 

聽了我說的話,她立刻俏皮的笑了笑,好像一副奸計得逞的表情。

 

『呵呵~~~我就知道阿昇人最好了,絕對不會見死不救的。』

 

我有些尷尬地笑著,笑容似乎跟頭上的肯德雞爺爺略有雷同之處,但我的笑容裡卻是充滿了苦澀的味道。

 

「呃...呵...呵...那妳快點吃吧!」

 

『嗯!呵呵~~』

 

她就像是個期待獎品的小孩似的,很努力地吃著手上剩下一半的漢堡。
只是女孩子的胃口似乎永遠也都像小孩子一樣,到最後也只吃完了漢堡就吃不下了。
她把剩下的東西收了收,然後走到我停在前面的機車旁。

 

『我吃完了,走吧!』

 

坐著我的車,她似乎很興奮地一直在我身後又叫又笑。
她的手在我身後輕輕觸碰我的腰際,能感覺到她在我耳際說話的溫度,能嗅到從她身上傳來的陣陣幽香,但我此刻的腦海裡卻浮現著別人的影子。
你問我那個人是誰?我不想騙你。
沒錯!那個人就是小雯。
我在想她,想著她今天晚上在店裡跟我說的話。
她的每一個眼神,她的每一次笑聲,都一直一直在我腦海徘徊。

 

我騎著車,安全帽外露出的髮際在風中擺動,強風恣意地刮過我的臉頰,帶著風聲與汽笛聲一股腦地灌進我的耳朵,但我似乎還能聽見小雯工作時的笑聲,咯咯地在我腦海縈繞。

 

 


~如果思念是種距離,那妳一定是我最美麗的憧憬~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