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在順利到達她家巷口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多了,但我看她似乎還很有精神的跳下了車。
巷口淡淡的路燈下,她在我面前笑得燦爛。好像從來沒有煩惱、沒有憂愁,總是開開心心的過著每一天,或許我不了解她吧!但我就是喜歡這樣的她。

 

『喂!豬頭!今天玩得很開心,先謝謝你啦!不過你真的很「豬頭」捏,竟然敢遲到。』

 

「呃......這個......下次不敢了啦!」

 

『哈哈~~跟你開玩笑的啦!笨阿昇!』

 

「我知道妳是跟我開玩笑的,不過妳明天早上不是還要上班嗎?幹嘛還不進去休息啊?」

 

『因為不想回去啊!對了!我今天住你家好不好?』

 

「不好!」

 

『好啦~~!』

 

「不好!」

 

她扁著嘴皺著眉頭,一臉無辜的看著我,一付好像我非答應不可的樣子。
看著她異常誠摯的雙眼,似乎讓我嗅到了一絲危險的味道。

 

『為什麼?』

 

「不知道,反正就是不好。」

 

『厚......算了!一點都不好玩,我要回去了。臭阿昇、笨阿昇!』

 

她有點生氣的轉身進了巷子,留我一個人不知所以然的站在巷口。
望著她離去的方向,似乎還能聽見她在罵我的聲音。
我抓了抓頭,輕輕嘆了口氣,回身準備騎車回家。
但我到底是因為擺脫了她,所以才如釋重負的嘆了口氣?
還是因為她的離開,讓我有種莫名的失落感呢?答案連我自己都不知道。
因為它就像是「微積分」般的難解,毫無公式可尋,毫無常理可判。
總是可以這麼神奇地微分掉,然後又可以這麼意外地積分回來。

 

但一個這麼漂亮的女孩子要住到我家裡,說實在的真讓我有點受寵若驚。
如果她真的到我家的話,那我還能不能安心地一覺到天明呢?
嗯!這麼有深度的問題,確實需要我慢慢的思考。
其實對我來說,她就像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子,很天真、很任性、很可愛。
當她任性的時候你會覺得她有一點可愛,而她可愛的時候你會覺得她有一些天真,但她天真過頭的瞬間你會覺得她真的很可惡。
到最後卻不知道為什麼,總是無法對她真正的生氣,或許她有種無形的力量吧!可以這麼自然地影響我,就像小雯一樣,可以輕易地影響我的每一次思考、每一個動作。
但不同的是,韋怜就像是份「熟悉」,而小雯就像是一種「奇蹟」。
我不知道兩者有什麼關係,但我就是喜歡這樣比喻。

 

騎著車,我慢慢地回到了宿舍。
在我拿出鑰匙正準備開門的時候,發覺旁邊的牆上貼著一張大大的「紙條」。
因為之前有太多「不良紀錄」,所以一看這紙條我就知道是房東太太留的。
至於所謂的「不良紀錄」嘛!
大概就是我有幾次出門之後忘記關門,而又剛好被好心的房東太太發現吧!
所以紙條的內容大部分就是要我出門的時候記得關門,時間到了記得要繳房租之類的。
不過,這次的「紙條」卻跟之前有些不一樣的地方。
因為這張A4大小的紙條上寫著:

 

 

                 

       周同學:
              今天晚上有一個男生會搬進來,之前我已經帶他進去看過房子了。
              租金方面你們可以平均分攤,這樣負擔比較不會那麼重。
              記得要好好相處,不要吵到附近鄰居了。
              如果沒問題的話,他就是你的新室友了。

                                                        房東媽媽留

                                                                                                               

 

                                      

我順勢推開了門,發現裡面的燈是亮的,我想大概是新室友已經住進來了吧!
他會是什麼樣的人呢?很搞笑?還是很無聊?
我脫掉鞋子,換上脫鞋。鞋架上果然多了幾雙不知名的鞋子,這大概也是新室友的吧!
從那間以前沒人住的房間裡,我聽見了「他」的腳步聲。
走到了他的房門口,我看到了我的「新室友」正背對著我整理東西,因為他留著一頭及肩的長髮,所以一時之間我還以為他是個女孩子。

 

「咳!嗯!抱歉!」

 

我刻意的發出聲音,試圖引起他的注意。
他聽到我的聲音也停下手邊的工作,一臉和氣的轉身看著我。

 

『哦!你就是房東太太說的那個周同學吧!我是你的新室友,我叫高翊琳。』他微笑地向我點了點頭。

 

「嗯!我叫周俊昇,就睡你隔壁房。如果你有什麼需要,可以叫我,我會盡量幫忙的啦!」

 

『嗯!我會的,如果我有什麼需要的,我會「盡量」找你幫忙的啦!』

 

他刻意地加重語氣,好像在告訴我,他一定會讓我忙得「不亦樂乎」。
說完,我們兩個對望一眼,然後像觸發發了什麼似的,讓我們笑成一團。

 

就這樣,他住了進來。沒什麼話說,就像豆漿巧遇油條,當你還是豆漿時,你永遠都不會知道,原來油條也可以這麼「麻吉」。
只是他所有的一切似乎都跟我「很麻吉」,怎麼說呢?
那就是他在目前高雄房地產低落的情勢下,還是選擇跟我住同一間,然後好巧不巧的,跟我同一間學校,好巧不巧的,又跟我同樣是一年級,好巧不巧的,竟然連車子都是同一個廠牌的。
只是他雖然跟我住同樣的宿舍、讀同樣的學校、同樣是一年級,但唯一不同的是,我們分別唸了不同的科系,他唸的是設計,而我唸的是管理。

 

不過,他看起來真的不像是個會讀書的人;當然,我也不像是個會讀書的乖寶寶...
那......兩個不會讀書的人住在一起會怎樣?嗯......自然是槍林彈雨,芭樂滿天飛了。
別看他留著長頭髮,看起來一副文質彬彬的模樣,開起槍來,還真準到讓人想拿平底鍋扁他,雖然他遊戲玩起來一等一,人也長得還不錯,但可能因為太臭屁了,所以到現在還注定是孤家寡人一個。
而身為「兄弟」的我,似乎也跟他有著相同的命運。
唉......還用說什麼呢?他果然是我的好麻吉。

 

 

 

~他是我的好麻吉,一起光棍的好麻吉~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