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自從上次和小雯見過面後,她就不知道為什麼的,又消失了一段時間。
在她消失的這段時間裡,太陽依然東方升起西方落下,我依然中午上班傍晚下班,一切似乎都跟之前沒什麼兩樣,但是我說過,一成不變的生活會因為一個人而有所改變。
我不知道這是否就是改變前的預兆,因為在我和「翊琳」成為無話不談的「光棍」兄弟不久後,我就因為店裡男丁不足,而被調到大夜班先熟悉一下環境了。

 

感覺雖然有些怪怪的,但是換個角度想想,似乎一切也並不是這麼不如意,就上班的時間來講,我是緊接著晚班後才開始上班,再說小雯應該也都是只上晚班的才對。
所以,只要我上班的那天她剛好有班,我們就一定有見面的機會。
小雯下班的時候我剛好上班,在她最累的時候我又適時的出現。
這樣仔細想想,上大夜班除了比較累之外好像也沒什麼不好的。

 

但是想歸想,事情真的會如我預期般的順利嗎?答案是,不會。
因為我在實際上過幾天大夜班的工作後,開始有了不同的看法,因為之前沒做過大夜班,所以我不知道上大夜班是什麼情形,但在一開始實際「體驗」過後,只有一種感覺...
那就是......很累...很想睡。
但是你卻又不能睡,那在眼皮與意識的交戰下會發生什麼事呢?
不用說,自然就是我一個人「站」在櫃台,點頭如搗蒜似的不停猛打瞌睡了。
或許你覺得很奇怪,但是當一個人累到了某一種境界,精神已經凌駕在肉體之上,就算臉上已成「半痴呆狀」,卻還在繼續的工作。
站著打瞌睡,就還只算是小兒科的而已了。

 

工作時間從原本的下午一點上班,變成了晚上十一點上班。
因為這間便利商店不算很大,所以為了節省人事成本,通常都只有一個人代大夜班。

 

而今天,依舊是我一個人上大夜班,出門前「老大」依舊坐在電腦前「奮鬥」
誰是「老大」?
喔!別懷疑,我說的「老大」就是我們家那隻剛搬進來沒多久的長毛仔。
為什麼他會叫「老大」?沒別的,因為他就長得像古惑仔裡的那個「浩南」一樣,留著一頭帥氣的長髮和一付打死不要命的嘴臉。但別誤會,因為那只是外表而已,事實上他也有另一個綽號,叫作「卒仔南」,我想這就不用我多作說明了吧!
在我出門前,他還不忘用他那張讓人看了都想呼兩巴掌的淫樣對著我說:

 

『那個......阿昇啊!記得幫我外帶一份超營養早餐唷!』

 

「好啦!好啦!幫你外帶一份超營養全家三明治啦!」

 

『Really?那我這就先謝過啦!不過我吃早餐的時候會很想喝鮮奶耶~~』

 

「好好好~~~!鮮奶是吧!小心撐死你這王八蛋!」

 

說完,我關上了門轉身下樓牽車。
因為我實在沒時間浪費在那隻匪類身上,而且再待下去,我想要幫他帶的就不只是早餐而已了。

 

一到店門口我還是一如往常的,把車停在店門前的紅磚道上,就像平時上班一樣。
只不過跟前幾個禮拜不同的是,上班時間一下子從白天換成了黑夜。
原來人聲鼎沸的街道,也換成了幾隻流浪狗在夜風中翻垃圾桶的景象。
夜風輕輕地吹,吹得我的心情有些涼涼的。
不過現在實在不是享受吹風的時候了。
因為如果我再不走進去的話,我想我真的會被店長罵到痛風。
為了避免被店長罵到臭頭,所以我還是快步的走進店裡。

 

在玻璃門向一旁移去的同時,一陣清脆卻又熟悉的「歡迎光臨」,使我下意識的回頭。
望了望櫃台,看到的是一襲清秀的背影,正忙著上架。
看著背影我認出背影的主人就是我朝思暮想的小雯,不過她似乎還沒發現走進來的人是我。

 

「哈嚕!」

 

我很有精神的向她打了聲招呼,聽到了我的聲音,她轉過頭看了看我。

 

『耶~?!你怎麼會來?』她有些驚訝的問著。

 

「我來上班啊!」

 

『大夜班?』

 

「對啊!以後可能都要上大夜班了吧!」

 

『是喔~~!原來如此!聽說大夜班很辛苦的,要加油喔!』

 

「OK!我會的!我先進去換衣服嘍!」

 

我向她笑了笑,然後向休息室的方向走去。打了卡、換上制服,完成了上班前的一些例行公事。
我笑著做完這些動作,笑著走進了櫃台,笑著開始了交班手續。
我很開心嗎?我想應該是吧!
感覺就像是個愛哭的小朋友一樣,不管大人怎麼哄怎麼騙他依然還是哭個不停,但是只要給他顆糖,他馬上就會忘記什麼是痛苦而破涕微笑。
我不是個愛哭的小孩,但我知道那小小的一顆糖裡,包含了小雯所有的眼神、所有的笑容、所有的心情,縱使哪一天那顆糖變得苦澀了,但我還是甘之如飴。

 

交完了班,她開心的和我說了再見,而我則微笑的和她說了拜拜,在中間的這段時間裡,她始終沒有多說什麼,我也不敢多問她些什麼,只是當她的身影消失在轉角的玻璃窗時,我卻止不住自己心裡那片不斷失落的失落。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也不知道自己心裡到底怎麼想,但是她的出現,卻帶給我比想像中還要重太多,我無法多說什麼,必竟工作還是要做,日子一樣要過。
大夜班的生活沒有什麼不好,只是其中多了份莫名的落寞。

 

就這樣,我開始了一個星期三天的大夜班生活,班表是固定在每個星期的五、六、日。
因為我不想一整個星期都在做大夜班,所以才跟店長要求只做固定幾天,不然一整個星期做下來,超人都可能變得像吸毒犯一樣。
我一個星期上三天班,小雯也差不多是三、四天,我上班的那三天,剛好她大部分也都有班,只是總覺得和她之間好像還缺少了些什麼,而少了些什麼東西,卻連我自己也弄不明白。

 

對我來說,她就像是童話故事裡的灰姑娘一般。
在子夜鐘聲響起的剎那,就會迅速地消失在我眼前。
留下的,不是玻璃鞋,而是她遺留的一抹清甜。
和她之間的交集,永遠都只是每個周末的那間便利商店,但我依然期盼,午夜過後天使的魔法能讓她記得她所遺忘的玻璃鞋,我不敢說我是她的王子,但她絕對是我午夜的灰姑娘。

 

 

 


                ~天使的魔法讓妳變成了我午夜的灰姑娘,但我......

                                                                     卻不是妳心底的那個王子~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