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一個禮拜三天的大夜班生活,說實在的在大部分人都還在床上作夢的時候上班,有時候還真的覺得滿無聊的。除了有些不睡覺的夜貓族會出來買酒買宵夜外,店裡幾乎看不見什麼客人,就只有我一個人穿著藍綠相間的制服在店裡晃來晃去,能陪伴你的也只有頭頂上那唱個不停的廣播聲了。

 

問我那時候到底在幹嘛?老實說我也想知道我到底在幹嘛!
掃地、拖地、洗包子機、刷熱狗機、換關東煮的湯,一切都是下意識的動作。
連我自己都不知道那個時候我的腦袋瓜子在想些什麼,這樣的情況就只有在太陽從天邊升起的時候感覺才會變得好一些。

 

翊琳說我是得了一種叫「夜貓症」的病,平常的時候不會有這種症狀,但是只要熬夜過了頭,這些「症頭」就會慢慢出現。唯一可以解救的方法就是不斷的睡、努力的睡,養足了精神自然就不會有這些症狀,雖然聽起來像是廢話,但是這卻是最實際、也最有效的方法。

 

所以只要每到周末的那個早上,我就會開始用力的睡、拚命的睡。即使已經睡到了不想睡的地步,但我還是死命活命的閉緊眼睛賴在床上「硬睡」。
可是每當我睡醒看著窗外的時候,就都會有種莫名的空虛感油然而生,發覺時間總是過得如此的快,眨眼前是白晝,而眨眼後的卻是黑夜。看著街角剛亮起的路燈,我知道我又要開始準備上班了。

 

刷了牙、洗了臉、換下了身上帥到不行的海軍陸戰隊睡衣,倒了杯水、拿了我昨天在冰箱裡準備的起司蛋糕,我開著電視,吃著手上的蛋糕,等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翊琳今天不在家,因為他昨天跟我說他今天可能要回家一趟,過兩天才會回來。
所以說,這個周末家裡就只有我一個人。
我吃完手上最後一口蛋糕,看看牆上的時鐘。
時間指著七點二十七分,中間還有滿長的一段時間夠我摸東摸西的了。
但是我有說過,人在無意識的動作下,總是對時間的流失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所以當我真正意識到的時候,時間也已經快要來不及了。

 

出門前我匆匆拿了件外套,然後就往便利商店的方向出發。
一路上紅燈沒幾個,車子也是出乎我意料的少,在視野如此遼闊的情況下,我的車速當然也就相對"「遼闊」了起來,用了如此「遼闊」的車速,想當然爾,時間也自然就會縮短,所以沒兩下的,我就已經到了店門口。

 

停好機車我走了進去,當我經過櫃台的時候,看見小雯正在幫一名老伯結著帳。
我向小雯笑了笑沒有多留意眼前那名白髮斑斑的老伯,然後逕自走進休息室裡打了卡換上了上班制服。
但當我走進櫃台正準備和小雯交班的時候,那名老伯正略有不滿的指著桌上一張淡紅色的違規停車單不高興的開始碎碎唸了起來。

 

『泥看看,這是哪啥子的鬼政府!俺才挺車那麼一下下,就給俺亂凱單,有迷有搞搓啊』!

『這王八羔子 ,扁政府啥米都要錢,根本是欺負咱們善良老百姓咩!』

 

這位操著外省口音的老伯伯一副受不了的樣子對著幫他結帳的小雯抱怨著。
但這個時候小雯卻感覺有些不知所措,大大的眼睛不停地在眼眶裡轉啊轉的。
僅管甜美的笑容還是掛在嘴上,但其中似乎多了種尷尬的成份。

 

「呃......老伯伯你不要生氣啦!這樣生氣會對身體不好的。」

 

『他奶奶地熊,這怎能叫俺不省奇,外面那麼多壞蛋不曲抓,揪是要欺負咱們這些老百姓的嘛!』

『怎能叫俺不省奇!』

 

小雯一邊幫老伯處理違規單一邊尷尬的和老伯說著話,但是這位老伯在櫃台前似乎越說越起勁,絲毫沒有任何想要停下來的意思,小雯一臉哭笑不得的向我這邊看了過來,水亮的眼睛裡似乎在向我投出求救的訊息。
說實在的,看著她一臉無可奈何的表情,其實我真的很想笑出來,但我還是強忍著差點笑出來的衝動,向眼前滔滔不絕的老伯說:

 

「老伯伯你不要生氣啦!我以前也被罰過。」

 

『泥也被罰鍋呀?』

 

「是啊!」

 

『那泥說看看,這政府是不是都在欺負咱老百姓啊,啥子都要錢根本莫名其妙嘛! 泥說對不?』

 

「呃......是啊!是啊!這個政府實在是太過份啦!馬你個八子,○%&#※*@......」

 

我和老伯說得起勁,彷彿我就是當年和他一起在大陸打共匪的那個老兵。
聊著聊著我順勢把已經付完罰款的收據交給了老伯,但躲在一旁的小雯卻早已經笑得亂七八糟,我斜眼看了看笑得有些誇張的小雯,然後趕緊送走氣已經差不多消了的老伯。
在老伯走了之後,我們開始各自忙著交班的動作,小雯站在收銀機前結算著今天晚上的零錢,但臉上卻還是笑個不停,我有些納悶的走到了她身旁,因為我強烈懷疑她有顏面神經失調的可能。

 

「哈嚕~~這位小姐,什麼事這麼好笑啊?」

 

聽到了我的聲音,小雯轉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接著又噗嗤一聲的笑了出來。
頓時,我的頭上出現了三條斜線外加幾滴剛冒出來的冷汗。
哇哩咧!我是有長得這麼抱歉嗎?看到我的臉竟然笑成這樣,有沒有搞錯啊!
小雯稍微收起了有些誇張的笑容,然後擺出一副正經的表情看著我...。
大大的眼睛裡帶著笑意不停上下著,一付想笑卻又不敢笑的表情讓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才好。

 

「有這麼好笑嗎?難道我的臉長得像『豆豆』先生?」

 

『沒有啦!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到你的臉就很想笑。』

 

「很想笑?那我是不是該去整型了?老實說我是走超帥氣氣質美少男路線的耶~~」

 

她頓了一下,一時之間好像還沒反應過來似的,在過了幾秒鐘後她才又用右手掩著嘴半彎著腰誇張的笑了起來,烏黑的秀髮也因為她的動作,一絲絲的從她肩膀上垂了下來。
因為考慮到她上了一整晚的班,所以我也不好意思浪費她太多的時間來陪我哈啦,雖然我真的很想再多看她笑起來的樣子。

 

『謝謝你,俊昇!』她收起誇張的笑容認真的看著我

 

「哈哈,幹嘛說謝謝。」

 

『因為剛剛的情形真的讓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呵呵,小事情而已,好啦!別謝了,趕快把剩下的工作做完早點回家休息吧!」

 

『嗯!好的。』她點點頭笑著回答,接著轉身去結算剛剛沒算完的零錢。

 

說實在的,看著她笑起來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的就是會讓人有種想為她做點什麼事情的感覺。
可是現在的我,沒什麼能力也沒什麼資格去為她做些什麼,必竟在她的世界裡,我還只算是一個說話比較有趣的同事罷了。
不過,沒關係!至少現在我還能看到她的笑容、聽見她的聲音,在她面前說笑話給她聽,也許她永遠也不會懂,笑容下的我是什麼表情,但我一點也不在意,因為她的笑容會是我繼續下去的原動力。

 

 


~那是段屬於暗戀的甜蜜,因為有妳,才讓我知道什麼叫作珍惜~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喵
  • 很不錯的故事呢~

    期待可以看到你接下去的作品喔^^

    加油~~
  • 謝謝嘍!^^

    希望你們不會看得太辛苦

    GY 於 2009/04/07 03:45 回覆

  • emmachu
  • 我也很投入故事哩!加油啦, 好友

  • ok的!快寫完了、快寫完了…(汗)

    GY 於 2009/04/07 03: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