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清晨的陽光還是一樣刺得讓人睜不開眼,我在店裡望著窗外初曉的天空,感覺我的頭有點痛,因為一夜沒睡的關係讓我的精神有些恍惚。
當我好幾次轉頭看著小雯離開的那個街角時,都讓我有種小雯真的就站在那裡的錯覺,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但是在夜半裡不斷想起一個人的感覺,到底是好還是壞?卻連我自己也弄不明白。

 

我的頭還是有點痛,精神狀態還是持續恍惚著。
因為昨晚的「外省老兵事件」,成功的讓我打破了和小雯之間那制式的交班對話。
或許是我個人因素作祟,但我真的很高興我和小雯之間的那道高牆已經消失。
她還是可以像之前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的有說有笑,才是我真正開心的地方。
雖然她離開的時候我還是有點失落,但是看著她心情很好的向我說了「拜拜」,我心裡那些無聊的失落感也就跟著她的笑容一起和她說了「拜拜」。

 

我的心情很好,因為小雯的心情也很好;我的心情很好,因為是我讓小雯的心情很好。
我知道我自己有點高攀了,因為憑什麼是我讓小雯的心情好的,或許是她本來就心情很好了,只是不好意思在我面前表現出來罷了。
我不知道我想的是不是真的,但我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自己的心情。
因為它會隨著小雯的心情好壞,而有著不同的變化。

 

天空愈來愈亮,但我的頭還是痛著,精神依舊恍惚著。
我站在櫃台裡,用酒精做著消毒的工作,這讓我想起之前「SARS」來的時候,每天都要用掉好幾瓶的酒精消毒。
同事與同事之間還要戴上口罩來防「煞」,深怕自己忘了戴上口罩而成為了「SARS」的最佳帶原人,但為了抗「煞」還有人主張什麼喝沙士、吃綠豆就能防「煞」的傳言,讓我不禁懷疑這是否就是「SARS」時期的一種新的促銷手法。
我的手有些涼涼的,因為從抹布裡滲出來的酒精沾到了我的手上。
這段時間裡,戴著口罩來店裡的客人大量增加,最離譜的是竟然還有人幫自己的狗戴上口罩。
狗會得SARS嗎?我沒聽說,但我想他怕的,大概是SARS有人畜共通的可能吧!
嗯......?!......呃......

 

天空亮著,我的頭也已經不痛,但我的精神還在恍惚。
清潔的工作大部分都已經做完,剩下的大概就只是把剛到的報紙疊好上架吧!
報紙很多,因為其中一種以水果命名的報紙佔了絕大部分,這種水果報紙分成了三個部分,頭版、主刊、副刊外送一張帥氣的明星海報。
雖然這種色彩鮮豔的報紙真的很吸引人,但是對我來說卻是敬謝不敏。
不是我不喜歡看這種報紙,只是這種報紙對於身為店員的我,實在是一種痛苦。
怎麼說?
因為這種報紙的頭版是和其它兩個部分是分開的,就連海報也是另外的。
所以說,身為店員的我,為了提供顧客良好的服務和購物品質。
只好蹲坐在櫃台裡,一份一份的夾好這份水果報紙。
一次九十、一百的份量已經足夠讓我的下半身和我的脊椎脫離。

 

因為我是蹲在櫃台裡夾報紙,再因為蹲下來角度的關係。
所以事實上客人看不到我在幹嘛!可是相對的我也看不到剛進門的客人在哪。
只能隨著那聲開門的叮咚聲跟著說聲「歡迎光臨」。

 

清晨六點,店裡沒客人,我在櫃台裡夾著報紙,感覺手有點痠。
這個時候小雯應該還在睡覺吧!不知道她作了什麼夢,應該是個美夢吧!
我夾著報紙,想著小雯,頭上的廣播播著張智成的「下次再見」。
雖然我的手在忙、精神還有些恍惚,但我還是聽到了客人進門的叮咚聲。

 

「歡迎光臨~~!」

 

我打起精神很有元氣地把我的歡迎聲掛在開門時的叮咚聲後,然後放下手上的報紙站了起來。
我看了看四周,再看著已經快要關上的自動門,才發覺店裡一個人也沒有。
除了頭上一直唱個不停的廣播聲外,身旁的一切突然安靜得讓人有點不寒而慄。
我心裡有些怪怪的,但我還是乖乖蹲回去夾起了報紙。
可是正當我拿起報紙要夾的時候,「叮咚」門又開了。
我再次有精神的說了聲「歡迎光臨」,然後站了起來。
但是當我再次看著打開後的玻璃門,發覺店裡還是空無一人的時候,我的身體不自主的打了一個冷顫,心裡感覺毛毛的。

 

哇咧!大白天就見鬼啦!電視上不是說鬼是見光死的嗎?
怎麼大白天就出來嚇人咧!還好我平常不做虧心事,只是偶爾做做而已。
所以不應該來敲我的門啊!應該去敲敲店長的,叫他早點付我薪水才對。
為什麼這麼恐怖的事情會在我身上發生?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鬼擋牆?
OH!My Goodness!

 

自動門再度關上,我的心已經毛得不太像話,我有點魂不守舍,但我想繼續把我的工作做完。
只是,那討厭的「叮咚」聲再次傳來。
我沒有說「歡迎光臨」,因為我直接衝出櫃台走到玻璃門前,想尋找事情的原因。

 

玻璃門前風很涼沒有人,但我罵了一個字的髒話。
因為出現在我眼前的,是一隻略黃的小狗趴在印有「歡迎光臨」字樣的腳墊上愉快的蹭著。
而「歡迎光臨」四個大字在我眼前,每個字似乎都變成一張臉,一張笑我的臉。
這是我生平第一次用髒話罵了一隻不會說話的動物,感覺心裡滿滿的都是歉疚。

 

天空很亮,我的頭不痛,精神也很好。
因為那隻笨狗的關係,讓我開始對剛進門的客人多謹慎了一些。
不會像之前一樣自己嚇自己,感覺自己真的是蠢到了一個極點。
連我自己都想問我自己到底在想些什麼,怎麼會被一隻笨狗嚇到差點「挫青屎」咧?
本來的氣質美少男,也差點被嚇到變「汽」質衰少年。
不過還好我那時沒大喊「救命」,不然我現在應該會在精神病院裡度假吧!

 

店裡的冷氣還是很涼,我一樣在櫃台裡夾著報紙,一樣看不到剛進門的客人,一樣蹲得腳很痠。
腦子裡還在想著那隻笨狗的時候,門叮叮噹噹的向一旁移了過去。
我的嘴角閃過了一絲冷笑,因為憑我的才智是不可能再被那隻笨狗耍第二次的。
我的臉上笑著,但我還是說了聲「歡迎光臨」,然後悻悻然的站了起來。
當我還在慶幸自己是多麼聰明的時候......
有個最讓我意料不到的人,出現在櫃台前離我一公尺的距離。

 

那個人,是小雯,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

 

 

 

~天空很亮,我的頭不痛,精神也很好~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