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你覺得男生的話,要送什麼比較好?皮夾?項鍊?還是保養品?』

 

說話的她正站在櫃台裡,一臉認真的看著我。
本來在做交班清點的我,暫停了手邊的工作抬頭看著她,歪著頭思考著她剛剛問我的問題。
說真的,這個問題真有點考倒我了,因為從我懂事以來收過女生送的禮物,似乎都滿奇怪的。
幼稚園同班的女生會送我可愛形狀的棒棒糖,國中時期是收到自己親手編的幸運手鍊、賤兔娃娃外加一封情書。
高中呢?收到的是一件情侶裝T恤,因為另一件女生說要自己穿。
不過都還沒交往就送情侶裝真讓我除了說聲「謝謝」外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如果妳要送我的話,我覺得什麼東西都很好啊!」

 

『呵,你少來,我送你一巴掌都很好呀!』啊?嗯?什麼?一巴掌?

 

「呃......送手錶或皮夾好了,感覺比較有實用性跟紀念性。」

 

『疑耶?手錶不錯耶!我怎麼都沒想到!』

 

「呵呵,你只是剛好沒想到手錶而已吧!」

 

她高興的點了點頭,似乎很支持剛才的提議。
不過送我一巴掌應該會是我收過禮物裡面印象最深刻的吧!
摸著臉頰,彷彿臉上有股莫名的刺痛感,我想我是在討打吧!快點做完我的工作比較實在。
我低下頭繼續把我手上的交班盤點清單盤完。

 

今天店長似乎不在的樣子,應該是早就回家陪老婆孩子了吧!
不過這也好,免得他又待在員工休息室裡喝酒,還要我幫他擋老婆的查勤電話。
結婚的男人有這麼沒自由嗎?連個休閒時間都要怕喝酒被老婆抓到?
不過我想對他來說應該是個甜蜜的負擔才是吧!
至於店長是不是會這麼想我就不知道啦!哈!
感覺就像動物棋裡的食物鏈一般,老鼠怕貓、貓怕獅子、獅子怕大象,而大象卻怕老鼠。
果然是一物剋一物呀!那我以後會不會怕老婆?我不知道。
這種問題應該等我結婚了才會知道吧!

 

『你一個人在那邊傻笑什麼呀!』

 

哈......呃......嗯......
當我腦海裡還在想一些有的沒有的時候,小雯已經換好衣服、拎著包包,出現在我的面前。
我是個喜怒易形於色的人嗎?這麼容易就讓人看穿了?
只是我想小雯還沒穿我的心吧!

 

「呃......嗯......沒有啦!就想一些事情而已。對了!妳不是要回去了嗎?」

 

『是呀!但我剛才想了一下,如果我一個人挑的話會一直很猶豫。』

『所以想說不知道你這兩天有沒有空?陪我去挑個禮物。』

 

嗯耶??小雯剛才問我,有沒有空?
這句話像是從我耳朵裡一下子貫穿的感覺,瞬間在我腦海裡轉過了不知道幾百遍。
有沒有空?有沒有空?有沒有空?有沒有空?有沒有空?
有沒有空?有沒有空?有沒有空?有沒有空?有沒有空?
感覺就像是七龍珠裡瀕臨死亡的賽亞人吃下仙豆,打開鍋蓋喝下小當家特製的高湯料理時,有種戰鬥力大增,神龍翱翔的感覺。
如果不是小雯現在還在這兒的話,我想現在我人應該已經在天花板上跳舞了吧!
不過為了不讓小雯嚇到,我想我還是掩飾一下好了。
當下立刻裝出一付很酷、很帥、很鎮定的表情回答:

 

「嗯!好呀!這兩天有空。」

 

嗯!果然有練過就是不太一樣,帥氣度百分之百呀!
不枉我每天起床在鏡子前練習的那半個小時啊!

 

「對了,我好像沒有妳的電話耶!」

「妳應該也沒有我的電話吧!這樣要怎麼聯絡啊?」

 

『喔......對厚!你不講我都忘了。』

 

說著,她打開包包,拿出本枯葉顏色的便條紙跟原子筆,低著頭寫上了她的名字跟幾個號碼。
她的頭髮輕輕地垂了下來,帶點淡淡、淡淡洗髮精的香味。
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近的看著她,身旁的音樂輕輕地唱著。
看著她我突然有種好想、好想讓時間暫時停止的欲望,但很多事情卻總是事與願違。
很快地她寫好了她的電話號碼,連筆帶紙的遞了給我,而我還有些遲疑地接了她手上的紙筆。

 

『我的電話你留著,你也留你的電話給我吧!』

『這樣有人打來我才知道對方是誰。』

 

「喔!嗯!」

 

雖然表面上還是一本正經,但是內心早就已經......
哇靠!美女跟我要電話耶!這一定是我上輩子燒好香。
所以這輩子才會這麼好運呀!哇哈哈~~
我抽掉第一張她寫的電話號碼,放進口袋,然後很快地寫上了我的電話號碼。
嗯?!是不是要順便寫上我的身高?體重?星座跟興趣?
身高174,體重63,星座天秤座,興趣是,打球、看電影跟偶而寫寫小說,最喜歡的電影是湯姆漢克主演的「浩劫重生」。
因為我永遠都記得,流落荒島的湯姆漢克在海裡聲嘶力竭地呼喚他好朋友的那一句經典台詞

 

「噢~!威爾森~~~!」

 

『疑?嗯?!威爾森是誰呀?』

 

威爾森是......嗯?!呃......完了,一不小心就脫口而出。
快想點辦法呀!臭小子,平時的聰明機智跑哪去了?
這時我的眼前忽然晃過了那隻在家總是好吃懶做的「浩南哥」。
突然,我的頭上出現了一個閃亮的燈泡。

 

「呃...嗯...威爾森其實是我家的一條狗,牠總會在我下班回家的時候,甩著牠一身的長毛汪汪地告訴我牠肚子餓了。」

 

『是唷!原來你們家有養狗呀!』

 

「呵...是呀!有空我會帶牠出來蹓蹓的,不然整天窩在家似乎也不太好。」

 

『嗯!呵呵,是呀!』

 

對不起了,「浩南哥」我出賣了你,你現在一定在某個地方猛打噴嚏吧!
不過我不是山雞也不是包皮,但我想我會多買幾頓早餐補償你的。
我把手上寫好的電話號碼跟原子筆遞還了給她。

 

『謝謝唷!要去的前一天會打給你。』

 

我點點頭。

 

『那......我先回去嘍!等我電話!Bye~』

 

「喔!嗯,Bye!」

 

小雯回頭對我笑了笑,揮揮手轉身去。
在揮手向她道別後,而我開始了我一個人的大夜班工作。
今天我晚上我很開心,開心的工作,開心的面對單調的夜生活。
就像我所說的,開心的時候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所以很快地窗外已經出現了清晨的曙光。
天空越來越亮,早起的人潮越來越多。
就算工作了八個多小時的時間,但我的心裡卻連一點疲累感都沒有。
看來我果然是個單純的單細胞生物呀!

 

下班後我開心地拿了兩個剛過期的便當回家,當我正準備把叮叮噹噹地鑰匙插進鑰匙孔的時候。屋內傳出了悉悉酥酥的腳步聲,聽到這聲音我想「浩南哥」應該已經回到家了!
不過也太早了吧!果然,當我打開門的時候,他已經在門口搖著尾巴等著我了。
喔!不,是搖著他那頭剛洗好的秀髮。

 

『嘿!帥哥,有沒有帶什麼好料的回來呀?』

 

看著他一臉似笑非笑,我指了指手上兩個剛過期的便當。
他看了我然後再看看我手上的便當,不等我說話,已經開開心心地捧著兩個便當去微波了。

 

『烘貴,犁蒸是慨國意互了,竟郎咕告果回來犁亙謀姑搞康,蛤鍋滾貴了魚恨給果,葉嘎!』

『咕過果古告啟關哭辜奎。』

 

看他塞得滿嘴,我想他的意思應該是:

 

「兄弟,你真是太夠意思了,竟然知道我回來一定沒吃早餐,還多準備了一份給我,謝啦!」

「不過我比較喜歡吃雞腿。」嗯?雞腿?!

 

這個臭小子還真會趁火打劫,竟然還想吃雞腿!?
會不會太欠打了一點?難怪「浩南哥」在銅鑼灣這麼多人追殺他。

 

「好吃嗎?威爾森!」

 

『疑?嗯?』滿嘴是飯的他一臉疑惑的把視線從便當移到了我臉上。

 

 

 

~好吃嗎?威爾森!~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