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這兩天我都是笑著的,吃飯的時候是笑著的,看電視的時候是笑著的,就連上廁所、睡覺的時候都是笑著的,我想我快起肖了吧!
這天晚上,我和「南哥」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電視。
電視節目演什麼我忘了,只記得憲哥又說了個無聊的冷笑話。
但同樣成功地讓我笑得東倒西歪,這時坐在旁邊一臉窘樣的「南哥」終於說話了。
我想他頭上應該冒出了一堆斜線吧!

 

『兄弟,你再這樣笑下去,我想我會打給精神病院,叫他們把你抓走!』

『順便叫他們檢查一下你的腦子到底有沒有燒壞。』

 

「哎唷!因為真的很笑嘛!是吧!威爾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來坐在旁邊的「南哥」看了我一眼,突然暴走跳到我身上,使出了WWE(美國男子摔角)的絕技「金臂鎖喉」,左手勒著我的脖子,右手拿著搖控器在我眼前晃呀晃的,彷彿手上的搖控器就是當年稱霸銅鑼灣的西瓜刀,下一秒就要讓我「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你這個臭小子,這兩天一直威爾森、威爾森的喊個不停。』

『快給我說威爾森到底是什麼意思?』

 

「咳...咳...咳!大、大哥饒命呀!」

 

『說!快說!威爾森是什麼意思,說出來我還可以饒你一條賤命。』

 

「威、威爾森是條狗!」

 

當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南哥」頓了頓,勒著脖子的左手也稍微鬆了一下,但他還是一臉疑惑的看著我,好像還是一付「哩咧共蝦米」的嘴臉,我想這是我脫離他魔掌的好機會。

 

『說清楚!什麼東西?』

 

本來放鬆的左手突然又使勁的勒了上來,讓原本想脫逃的我頓時又難以呼吸。
感覺我的脖子在他「金臂勾」的神威下,隨時都有被「喀拉」一聲扭斷的可能。
連接在上面的腦袋孤子晃呀晃的,讓我突然有種「不如歸去」的感覺。

 

「我、我跟小雯說,威、威爾森是我家養的一條狗!」

 

『小雯?狗?』

 

「嗯!不過你先放了我吧!」

 

南哥終於鬆開了他的手,坐在一旁認真地看著我。
我晃了晃有些缺氧的腦袋,左手摸著還有些發疼的脖子,試圖讓爆充的腦子清醒一點。
接著我把怎麼在店裡見到小雯,之後又怎麼認識她的經過告訴了「南哥」,然後輕描淡寫地把「威爾森」的由來告訴了他。

 

『嗯?真的有這麼好康的事?』

 

「哎唷!你不相信就算了。」

 

『真的連你這個賽郎都這麼好運?』

 

「欸!你很煩捏!」

 

『那我想我是不是也要多出去晃晃,看有沒有這麼好運的狗屎讓我踩到?』

 

「呃......那你可能要找牛糞來踩了。」

 

『靠!兄弟看來你真的不怕死呀!吃我一記奪命剪刀腳!』

 

「啊...?我......。」

 

話還沒說完,我立刻又中招了,這次可是星爺的絕技「奪命剪刀腳」呀!
「浩南哥」什麼時候學會這招的我怎麼都不知道。
他的雙腳用力地夾住我的肩膀讓我的雙手整個動彈不得,而他的雙手同時拉著我的左手使勁地向後扯阿扯的,我想我的左手快跟我的身體分家了吧!
疼痛的感覺不斷從我左手傳來,痛得我不禁哀哀叫。
就在我痛得受不了想求饒的時候,我放在桌上的手機呼啦啦地唱起歌了

 

「兄、兄弟!對不起我認輸啦!先讓我接個手機吧!」

 

『說對不起,老大!下次不會了。』

 

「對、對不起,老大!下次不會了。」我哀求的說。

 

『哼!放你一馬,你這個臭小子。』

 

放我一馬?哇哩咧,下次就別讓我逮到機會毒打你,不然我一定扁得連你娘都認不出是你。
我氣喘噓噓地從沙發上爬了起來,甩了甩被拉到有些僵硬的左手,我用右手拿起還在唱歌的手機,上面顯示著一個我沒看過的電話號碼。
嗯?誰呀!不是小雯?
我一邊走向窗邊的陽台一邊很自然地把手機接了起來。

 

「喂...哪位?」

 

『喂...笨阿昇!猜猜我是誰啊?呵呵~』

呵呵?你以為妳是微笑老蕭啊?他都已經退隱江湖這麼多年了,竟然還有人在句尾加「呵呵」?
我站在陽台邊面對著橙黃街燈跟囂鬧的街道。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奇怪的女生聲音,感覺有點像是捏著鼻子在說話的感覺。
嗯......會做這麼無聊的事和叫我笨阿昇的,應該只有那個不知道腦子在想什麼的「許韋怜」吧!
想到這裡我的頭上出現了漫畫人物的三條斜線,讓人有種無言的感覺。

 

「許韋怜,別鬧了!」

 

『咦耶!?你怎麼一下就猜出我是誰了?』

 

我有些無奈地說「廢話!妳的演技這麼爛,我怎麼有可能猜不到。」

 

『厚......你很討厭耶!都不會配合一下。』

 

「配合妳幹嘛?妳演那麼爛要我猜不到也很難吧!」

 

『那我保證你下次一定猜不到!』

 

「下次?下次我就說妳打錯了,這裡沒有周俊昇,只有陳昇跟張雨生。」

 

『哈哈,你敢?』

 

「沒有理由不敢吧!」

 

『欸!你真的很奇怪耶!』

 

「這句話應該是我跟妳說的吧!難不成妳打電話來只為了和我爭這個?」

 

『呵呵,當然不是呀!對了,你現在幹嘛?』

 

「我?我在看電視啊!」我的頭上多了個問號。

 

『喔......那你現在有沒有空?』

 

「幹嘛?」

 

『我帶你去個地方。』

 

一台沒裝消音器的改裝車從馬路上呼嘯而過,路旁的行道樹唦唦地響個不停。

 

「現在?」

 

『對呀!求你啦!看我都求你了。』

 

「喔!好啦好啦!在妳家巷口等妳?」

 

『嗯嗯!別再放我鴿子了。』

 

「是...!不敢了,大小姐!」

 

我把口氣故意的提高,她在電話那頭咯咯地笑個不停。
掛了電話後,我換了條褲子拿好鑰匙跟皮包準備要出門。
經過客廳「老大」還在那看著電視哈哈地笑個不停。
當我開門準備要出去的時候,「南哥」轉頭看了看我,眼睛瞇成了一條線。

 

『哎唷!講完電話就要出去約會啦!是跟小雯厚?』

 

「跟你媽啦!」

 

『哈!那我是不是該叫你爹了,回來記得帶宵夜啊!』

 

我沒說話只是跟他比了個中指,他看著我也回敬了個中指,意思是叫我趕快滾。
關上門我走下樓梯,腦海裡突然出現了幾個問號。
韋怜這麼晚要帶我去哪?是心情不好?還是心情太好?
電話裡感覺心情還不錯!不過我想她這個人應該不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吧!
哎唷!管它的,去了再說吧!

 

高雄的夏夜,涼涼地帶點南台灣特有的熱情在我腦海裡發酵,馬路上的車子不斷不斷從我身邊呼嘯而過。

 

「今天的天氣還真好!」我在嘴裡嘟噥著,加緊油門往街角的盡頭騎去。

 

 

 

~今天的天氣還真好!~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mmachu
  • 好緊張喔, 出現了第三者了, 故事愈來愈有趣囉...
  • 哈哈哈威爾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