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下午四點三十九分,南台灣的高雄已經沒這麼惱人,偏西的太陽映著東面那幾朵略大的沈積雲,讓它們看起來像是枝染壞了的棉花糖。
穿著制服的學生和提著公事包的上班族一起在公車站牌下等待地畫面,慢慢開始在我眼前出現。
我和小雯站在堀江麥當勞旁的十字路口前,路人熙熙攘攘地從我們身旁經過。

 

『俊昇!謝謝你陪我挑禮物!』她說。

 

「不用謝啦!小事情而已。」

 

『真的很謝謝你!』她的眼神很認真。

 

「好吧!如果妳真的要謝我,那就請我吃個飯吧!」我開玩笑地說。

 

『嗯!好啊!』

 

「啊!?我開玩笑的,不用真的請我吃飯啦!」

 

『呵呵,沒關係啦!』

『反正我也很久沒出來了,就當是陪我吧!』

 

我看著小雯,發現她眼裡那股莫名的灰色深沈,不禁又從她清亮地瞳眸間滲了出來。
也許,小雯有心事吧!也或許只是客套的想請我吃飯,但又不想讓我拒絕罷了!
希望她眼裡那股若有似無的感覺並不代表著什麼,僅管我腦海裡還是一堆的問號,但不管怎麼樣,我和小雯在一起的時間又向後延伸了。老實說,我真的滿開心的。

 

「妳有想要吃什麼嗎?」我說。

 

她頓了一下,歪著頭像是在思考著什麼,『嗯......我不知道耶,你決定好了。』

 

「嗯......那我們去旗津吃蚵仔煎吧!」

 

『蚵仔煎?』她有些疑惑的看著我。

 

「對呀!旗津的蚵仔煎很好吃唷!妳有去吃過嗎?」

 

『沒有耶!』她搖搖頭。

 

「旗津的蚵仔煎俗擱大碗,妳一定要去試試!」

 

『嗯?呵呵,好啊!』

 

決定好要吃什麼之後,我和小雯走向我停機車的方向。
新堀江的人潮越來越多,所以當我走到機車旁的時候,發現本來只有我一台的機車停放區裡已經停了一整排的車子,看來新堀江的人潮真是越晚人潮越多呀!
我喬了機車的位置,把我的機車從一整排的車陣裡拖出來,發動引擎,耳邊轟轟的引擎聲讓我腦海突然閃過一個發亮的燈泡,我轉頭對著身後剛坐上車的小雯說:

 

「哈嘍!小雯!」

 

『嗯?』她的聲音靠近我的耳朵,帶點淡淡的香氣。

 

「現在去吃晚餐好像有點早,我帶妳去個地方!」

 

『要去哪啊?』她好奇地問。

 

「嗯......我們邊騎邊說吧!」我指著路口剛變色的號誌燈。

 

『嗯!好啊!』

 

五福路上的車子越來越多,車子在轟隆隆的車陣間走走停停。
這樣的情況突然讓人有股想要飆髒話的欲望,要不是小雯現在就坐在我身後,不然面對這些慢慢吞吞的老爺車,我想我應該早就變成抓狂的爆走兄弟在路上狂飆了吧!

 

『俊昇!我們現在要去哪裡呀?』

 

「嗯?!喔......去西子灣啊!」

 

『西子灣?』

 

「對呀!反正西子灣離旗津也滿近的,去那邊走走!還可以順便看看夕陽,感覺滿不錯的唷!」

 

『哦!好啊!聽起來還不錯的感覺。』

 

「小雯,妳住在這邊這麼久沒去過西子灣呀!」

 

『嗯!對呀!因為我下班通常就直接回家了,放假也很少出來,所以我對高雄其實並不熟耶!』

 

「喔......難怪了。」

 

『俊昇!你好像對高雄很熟耶!我記得你不是高雄人吧!』

 

「嗯......其實我小時候是住在高雄的啦!」

 

『真的假的?』她有些吃驚的說。

 

「真的呀!但是我只有對旗津比較熟而已。」

 

『為什麼?』

 

「因為我小時候就住在旗津,所以也只有家裡附近的幾個地方比較有印象。」

 

『哇!那你算是在地人耶!』

 

「呵呵,一半一半啦!因為後來在我要上小學的時候全家就都搬走了。」

 

『喔......可是你現在又回到這裡啦!應該有種很熟悉的感覺吧!』

 

車子繞過中山大學的門口,旁邊的旗津碼頭停靠著整排的漁船隨著海潮不斷晃動著,淡淡海水味混著些許漁船燃燒過的汽油廢氣充斥著我的鼻腔。

 

「對呀!只是那時候的房子沒有現在那麼多,我剛回來這裡的時候還差點認不出來咧!」

 

緊鄰著海邊往西子灣的路上,一艘巨大的貨輪緩緩駛了出來,跟著我們的方向,在靠著海岸線的房子後若隱若現,衝破海潮的聲音唦唦地響個不停。

 

『這裡好特別!』她說。

 

「嗯!對呀!因為靠近出海口,所以這裡都會有很多從高雄港出來的大船啊!」

 

一個轉彎後,公路脫離了海岸線,巨大的貨輪消失在照後鏡裡最後一個彎道。

 

「哈嘍!我們到了。」我說。

 

『嗯!』

 

中山大學側門斗大的門牌出現在我的眼前,我騎進旁邊偌大的機車停放區裡,機車的引擎「達、達」的空轉著,椰黃色的太陽光從海岸線的另一端射了過來,把我的影子照得像姚明一樣的高大。

 

停好車,我和小雯走向舖滿大片紅色磚塊的人行道上,人行道的另一邊就是垂落下的海岸線,巨大的消波塊在海浪的拍打下呼啦啦地作響。
從中山大學裡延伸出來的人行道上,佈滿了一對對親暱的情侶,一起看著尚未落下的太陽在海平面上閃爍著一圈金黃色地光暈。

 

『好美~!』她背對著我,面向海平線的另一頭讚嘆著,金黃色光暈裡幾艘小船緩緩地流過。

 

雖然這裡的夕陽我並不是第一次看,但望著她的身影加上那海天一色的橙黃色景緻,突然感覺畫面就像十九世紀畫家梵谷的印象派畫作,讓我驚嘆得說不出話來。
只是我清楚地明白,僅管這樣的畫面多麼令人震懾,但我的視線卻怎麼樣也離不開眼前她美麗的背影。

 

 

 


~沒有妳身影,再美麗的畫面也不過是張色彩繽紛的名信片罷了~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