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走在西子灣的觀景步道上,旁邊用石柱隔起來的空隙間,蹲坐著一對對相擁的情侶,他們用立可白在石柱上寫下一句句的誓言。
這樣的景象見怪不怪,所以也形成西子灣著名的特色,只不過這個無聊的遊戲有個缺點,因為當兩個人愛到濃情蜜意的在石柱上留下愛的宣言後。那麼接下來就開始會有人在旁邊玩起文字接龍的遊戲,而留下來的宣言也就理所當然變成了接龍遊戲的犧牲品。
因為我曾經看過其中一座石柱上用白色立可白寫著「你愛我嗎?」的字樣。
但字跡的旁邊卻是一句「愛你老木!」,而且不只有一個,還有很多很多「老木的老木!」
我肯定,在旁邊加上這些字的人一定常看周星馳的電影。

 

你問我是不是那種人?
很抱歉我並不是那種動不動就提人「老木」的人,況且我對人家的「老木」並不是很有興趣,當然「老木的老木」也就更不用說了,必竟我還是個正常人

 

只是,小雯似乎對石柱上的留言非常有興趣,但我想她應該不是想對人家的「老木」怎麼樣。
因為她就像是在「尋寶」似的,看著一句句的留言,然後露出甜美地微笑。

 

「妳到底在看什麼呀?」我忍不住地問。

 

『嗯?』她抬頭看著我,『喔!沒有啦!你不覺得他們的留言讓人覺得有種很幸福的感覺嗎?』

 

「呃......還好啦!『蘿蔔坑』裡大部分都會有很多這樣的留言。」

 

『嗯?蘿蔔坑?』

 

「對呀!這就是『蘿蔔坑』。」我指著石柱間的空隙說。

 

『為什麼?』

 

「顧名思義嘍!一個蘿蔔一個坑啊!」

 

『呵呵,還真是有趣的名字。』

 

「哈哈!是呀!」說話的同時,我們經過了一對正在拍照的情侶身旁。

 

『先生!不好意思,能不能請你幫我們拍個照?』拿著相機的女生客氣地問我,開始泛紅地太陽光照在她的笑容上。

 

「可以啊!」我笑著接過她手上的相機。

 

『要拍的時候,按這裡就可以了。』她說。

 

「喔!好!」

 

「來!看鏡頭,三、二、一。」按下快門的瞬間,螢幕上停留著他們快樂地笑臉。

 

西子灣的海風輕輕地吹,帶著海水的味道拍打在我的臉上,那種刺刺、麻麻的感覺開始慢慢、慢慢往我心底蔓延。

 

『他們的樣子看起來好開心!』小雯看著前方嘴角帶著一抹輕輕地微笑。

 

「是啊!他們看起來真的很開心,那......妳呢?」

 

『嗯?』

 

小雯轉頭看著我沒有說話,眼神裡閃過一絲我從沒看過的落寞。
延伸進中山大學的觀景步道很快就到了盡頭,繼續連接下去的是直到出海口那面不高不矮的防波堤,防波堤並不高,所以我兩三步就跳了上去。
站在防波堤上我伸出手想把還在防波堤下的小雯拉上來。

 

她看著我遲疑了一下,卻還是把手交到了我的掌心。
接觸到她手指的瞬間,我彷彿看到了她眼眸裡隱藏在那灰色深沈下的若然惆悵。
那是什麼樣的感覺?能讓一個人這樣地失落?

 

她搭著我的肩膀順利地站上防波堤後,握著她的手就這樣自然地分離,而她眼底的惆悵也在我心裡跟我們的手一起剝離。

 

走在狹長地防波堤上,西子灣半沈的夕陽開始泛紅,我的右手隨著走路的擺動輕輕碰著她的左手。

 

『俊昇......』她低著頭輕聲地。

 

「嗯!我在聽。」

 

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在我們之間一波接著一波,不斷不斷......

 

『其實...我心裡...一直住著一個人...但是...他卻離我好遠...好遠...』

 

在我心底那陣刺刺、麻麻地感覺,再度向四周開始蔓延。
這一刻,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只有任由那鹹鹹的海風一股腦地灌進我的肺裡,我轉頭看著她的眼睛,她的眼睛閃著夕陽的餘輝依然般地惆悵。

 

「男朋友?」

 

『嗯!』

 

她停下腳步,看著我的眼睛示意的叫我坐下來,我點點頭,學著她的樣子把腳懸空在面向大海的防波堤上,海面上落了一半的夕陽照紅了她的臉頰。

 

『他,一直在距離我三百六十公里的都市生活著。』

『而我,依然在距離他三百六十公里的都市等待著。』

 

我靜靜地聽,彷彿這個世界上除了她的聲音外,就只剩那一波波的海潮聲。

 

『他說他習慣一個人的孤單,等他完成他的目標後,就會來把我接走。』

『雖然我是個任性的女孩,但我告訴自己不能打擾他,也不該打擾他。』

『所以我在這裡不斷、不斷為他祈禱著,祈禱著有一天,他在成功之後,能記得這裡還有一個不斷等待他的人。』這一刻,她的聲音突然變得好輕、好輕,輕到我幾乎能聽見她的鼻息。

 

「妳等多久了?」

 

『嗯......兩年!』她看著我若無其事地說,彷彿兩年是個很自然的數字。

 

「兩年?」我驚訝著。

 

『對呀!兩年。』

 

「兩年是段很長的時間耶!叫我等兩年不如叫我去死好了。」

 

『呵呵,還好啦!不過我現在已經不想等了。』她笑著繼續說。

 

「為什麼?」

 

『因為,我決定去找他。』

 

「啊?是去見他一面,還是......」

 

『是去跟他生活在一起。』她打斷我的話堅定地說。

 

這時一艘貨輪在海平面的遠方鳴起大船特有的汽笛聲,透過海風重重地敲進了我的耳朵,嗡嗡的聲音在我腦海不斷振動著。
我的心臟刺痛到了一個極限,我吸了口氣企圖緩和我現在的情緒。
我的表情沒變,因為我不想在小雯面前露出一絲絲的痛楚。

 

「生活?那......學校跟工作怎麼辦?」

 

『學校方面我之前就已經去考過轉學考,而且也幸運的順利考上了。』

『工作的話,我之前在準備轉學考的時候就已經跟店長說過了,如果我順利考上的話就要離職了。』

 

「啊?」我幾乎不敢相信從她嘴裡聽到的話。

 

『對不起,俊昇!現在才跟你說。』

 

「哈......哈,沒關係啦!不用跟我說對不起!」我擠出難得地一絲笑容,「什麼時候要走?」

 

『下禮拜二。』

 

下禮拜二?今天禮拜四,那我只剩幾天能見小雯的機會了。

 

「這麼快?」

 

『對呀!因為快要開學了,還有住的方面的問題。』

 

「嗯......我知道了,謝謝妳跟我說。」

 

『俊昇,對不起!』

 

「幹嘛還說對不起,我都說沒關係了!」

 

『可是......』

 

「不用可是了啦!我不是說過要帶妳去吃好吃的蚵仔煎嗎?」

「走吧!晚了可是吃不到的唷!」我站起來開心地向她扮了個鬼臉,然後往車子的方向走去。

 

完全西沈的夕陽餘暉映照著海平面的天空,濃濃深紫色地一片。

 

 

 
                                      ~原來......我一直喜歡的......

                                                                     是妳眼裡那個名叫「思念」的人~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mmachu
  • 好淒美喔...可憐的小雯, 可憐的俊昇...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