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旗津的蚵仔煎還是一樣地好吃,拌著特別的醬料在口腔裡酸酸甜甜地發酵,舌尖上的味道就跟我現在的心情一樣,五味雜陳到我腦子亂糟糟地一片。
路邊攤式桌子的對面坐著小雯,一樣離我五十公分的距離,只是故事的場景從便利商店的櫃台換到了這裡,小雯的笑容依樣般地甜美,就像我第一次見到她一樣,只是此刻我的心情卻多了種酸酸地感覺,叫作...

 

「離別」。

 

但是在小雯面前我還是要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畢竟我並不是她眼裡的那個Mr. Right!

 

旗津大街上到處都是賣著海產的餐廳,路上的人潮來來往往熱閙非凡,跟我童年記憶中的旗津有著一段不小的差距。

 

「好吃嗎?」我臉上笑著。

 

小雯暫停手中的筷子抬起頭,眼睛瞇成一條線,『嗯!很好吃啊!果然跟你說的一樣「俗擱大碗」。』她用她不怎麼標準的台語回答。

 

「呵呵,其實這裡的蚵仔煎有個故事哦!」

 

『嗯?什麼故事呀?』她認真地看著我。

 

「妳想聽嗎?」

 

『我想聽!』

 

「有多想?」

 

『很想、很想、很想、很想。』

 

「哈哈。」

 

她就像坐在老祖母腳邊那個期待聽故事的小孫女,有著一雙動人的眼睛,讓人魂牽夢縈,我還有多少這樣坐著和她說話的機會?
這個問題的答案我根本不敢去想,因為真正的答案只會讓我自己無止盡的失落、失落、再失落。

 

「從前、從前這裡住著一個小男孩。」我放下手中的筷子,開始說起了故事。

 

『嗯!』小雯一隻手托著腮幫子靜靜地聽著。

 

旗津,是個小島,依附在高雄港外的一座小小沙洲,島上沒什麼資源,所以大部分人民也都從事著漁業相關的活動。
七、八○年代經濟起飛後,高雄成為名副其實的工業都市,進出在高雄港的貨輪量也達到了最高鋒,所以旗津的人民開始從事其它產業的活動。

 

就在這樣的背景下,有個男嬰在旗津這個熱閙地土地上出生了。
那一天他的阿嬤很開心,發了電報給還在海上工作的兒子,因為這是他們家降臨的第一個小孩,他們很疼他、很寵他,就像老天突然降賜的禮物一樣。

 

而他阿爸是個跑船的,所以每次出港都有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不在家裡。
一個禮拜、一個月、半年、甚至一年。
也許是因為這樣的關係,所以他阿爸總是會在久久才回來一次家的時候,陪他玩著他最愛的電視遊樂器,陪他看著他最愛的迪士尼卡通。
他很喜歡他的阿爸,很希望阿爸能每天這樣地陪他。
所以,當他阿爸每次出港後的隔天,他都會一臉稚氣地問他阿嬤

 

「阿爸什麼時候回來呀?」

 

但阿嬤總是會笑著跟他說,『哩阿爸,明阿仔丟耶凳來呀啦!』

 

當他阿爸出海的日子一次比一次還要長的時候,他開始想念起他的阿爸。
也因為這句話,他開始跑到附近的海邊,望著每天進出高雄港的大船,期待著這上百艘的大船裡,也許其中一艘正載著他阿爸回家。

 

『哦喔!可是這跟蚵仔煎有什麼關係啊?』小雯疑惑地。

 

「呵呵,聽我說完嘛!」我笑著,「後來......」

 

當他一天一天地長大,看著旗津寬闊的大海,他開始幻想自己會是一艘船的船長,跟著他阿爸開著這艘船一起環遊世界,跟著他阿爸一起在世界各個不同的港口停靠。
所以,他突然希望自己能快快長大,然後跟著他阿爸一起去實現這個夢想。

 

後來他把他的想法告訴了他阿嬤,阿嬤聽完笑笑地什麼也沒說。
望著什麼也沒說的阿嬤,小男孩急了,他開始不斷問著相同的問題。

 

「怎樣才能快快長大?要怎樣才能快快長大?」

 

當這個問題不斷重複的時候,阿嬤只好跟他說,『因為你都不愛吃飯所以才長不大,所以之後至少要吃掉一千個蚵仔才能長大。』我學著阿嬤的口氣無奈地說。

 

小雯輕輕笑了幾聲,『然後呢?』

 

「之後他聽了阿嬤的話,每天都跑去那時候唯一一間賣蚵仔煎的攤販買一份蚵仔煎,因為只要吃掉一千個蚵仔他就能趕快長大,然後跟他阿爸一起出海、一起去環遊世界了。」

 

『嗯......這個阿嬤怎麼感覺在騙他!』

 

「呵呵,事實是如此!」

「後來這個故事在這裡,慢慢、慢慢傳開了,所以只要有不喜歡吃飯的小孩,他們的家人都會用這個故事來騙他們,要他們趕快吃完飯,不然就沒有辦法長大。」

 

『喔......原來如此?那......故事裡的小男孩呢?後來那個小男孩有當上船長嗎?』

 

「沒有!」

 

『為什麼?』

 

「因為他還沒吃到一千個,那家賣蚵仔煎的就倒了。」我忍不住笑了。

 

『啊?倒了?那、那個小男孩一定很失望嘍?』

 

「呵呵,應該是吧!」

 

『那他不會去別家吃嗎?』

 

「我剛剛說過啦!那時候賣蚵仔煎的只有這麼一家啊!」

 

『啊?是喔!』

 

「對呀!只此一家別無分號。」

 

『沒想到,這裡的蚵仔煎還有這樣的故事。』小雯夾起盤子裡最後一顆蚵仔說著。

 

「騙妳的啦!」

 

『啊?騙我?』她一臉狐疑地看著我,夾在筷子上的蚵仔又掉回盤子裡。

 

「因為故事是我隨口編的呀!」我得意的說。

 

『騙人!哪有隨口編就可以編這麼好的啊!況且你怎麼也不像是個會騙人的人。』

 

「詐騙集團臉上也沒寫著『我是騙子』啊!但他們還不是一樣生意興隆?」

 

『哎唷!那不一樣啦!』

 

「哪裡不一樣?」

 

『好吧!就當你是騙人的好了,那你編故事的能力還真的讓人無話可說。』

 

「呵呵,謝謝誇獎!就當作是吃飯時無聊的消遣吧!」

 

我拿出之前就放在身上的面紙,遞到她面前比了比自己的嘴唇,她稍微頓了一下,接著我發覺她的眼睛正在笑。

 

『俊昇!』她抽起一張面紙擦掉嘴角留下的一滴醬料。

 

「嗯?」

 

『你應該有女朋友吧!』

 

「啊?為什麼這麼想?」

 

『因為......你很貼心。』

 

我的心多跳了兩下,她的眼睛裡映著我的身影,我的身影映在她晶瑩的瞳眸裡。

 

「呵呵,那我應該感謝我女朋友教得好嘍!」

 

『所以,那就是有嘍!』

 

「這很重要嗎?」

 

『沒有,只是好奇!』

 

「呵呵,好奇可以殺死一隻貓。」

 

『我不是貓,所以你殺不死我。』

 

「哈哈哈,妳在說什麼啊!」

 

我邊說邊站起身來,走向店裡,跟老闆結了帳。
付過錢,我走回原本的位置,而小雯還是一臉疑惑地望著我。

 

「走吧!」

 

『等、等一下,我不是說我請客了嗎?你怎麼付錢了?』她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我。

 

「喔......沒關係啦!不然下次妳請我吃牛排?」我開玩笑地說。

 

這一刻我還奢望著有下一次的機會?就算還是我請客我也希望會有那麼一次的機會。
小雯坐在位置上看著我,眼神裡竟然閃過一絲的不捨。

 

『俊昇,我就要走了,我想我應該沒有機會請你了。』

 

雖然這是早就預期到的結果,但她還是毫不留情地一拳將我的希望敲碎,我的腦海再度一片空白,喉嚨間有種想把剛吞下的蚵仔煎吐出來的欲望。

 

「呵呵,沒關係啦!我也只有這麼一次請你的機會呀!」她看著我一時之間征征地沒有說話。

 

『喔......好吧!』她站起身拿了包包,跟在我背後離開那家賣蚵仔煎的小販。

 

走在旗津熱閙地大街上,她一樣在我身後默默地任由自己的腳步跟著我不斷向前走去。

 

『俊昇!』

 

「啊?」我帶著疑惑轉過頭。

 

『那個故事是真的對不對?』

 

我看著她沒有說話,街上吵雜地聲音充斥在我們前後的距離之間。

 

『你說的那個小男孩,其實......就是你對不對?』

 

 

 


~一九九〇年夏天的某個晚上,他,就這麼消失在太平洋的某個角落,再也沒有回來過~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