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從隧道口一直向沙灘方向延伸出去的是條用混凝土舖成的平台,隔著一道淺海的沙灘對面可以看見高雄市點點地霓虹在夜裡不斷閃爍。
我和小雯坐在平台的末端點起手上的仙女棒,在瞿黑的夜空下燃起絲絲地火光。
這一瞬間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故事可以發展至此,從我一開始在便利商店見到她的那一刻,我壓根都沒想到會是現在的畫面。
第一次的遇見,第二次的偶遇,第三次的相見,第四次的相遇。
這樣的感覺讓我一廂情願地栽了進去,短短兩個月的時間已經足夠讓她深深烙印在我腦海。
我不敢去想未來的事,因為現在我只想珍惜在我眼前慢慢流失的每一秒鐘。

 

『這裡真的好漂亮。』她說。

 

我側過頭看著她,她的笑容在仙女棒的火光下輕輕閃爍。

 

「這句話妳今天說過很多次囉!」

 

『嗯?有嗎?』

 

「有啊!只是妳都不記得了,不相信的話,請看VCR!」

 

『啊?什、什麼VCR?』

 

「喔!沒有......我是說,妳看起來感覺真的很開心的樣子。」

 

『呵呵,因為今天我看到了很多不一樣的東西,讓我真的覺得很特別、很特別啊!』

『沒想到高雄也有這麼多漂亮的地方。』

 

「嗯......我想那是因為現在的人都太忙了,所以都沒機會能好好出來看看高雄這個都市外的世界!」

「像我上了國中之後,就幾乎沒有時間能來這邊了。連之後蓋好的東帝士八五大樓,我也是最近才發現從這裡竟然還能看得見。」

 

我指向海岸對面,那片繽紛霓虹裡閃著紅燈的巨大建築物。

 

她順著手指的方向望了過去,『疑?真的耶!你不說我還真的沒有發現呢。』

 

「哈哈,那妳有沒有發現我其實長得很像金城武?」

 

她抿著嘴輕輕笑了幾聲,及肩的長髮在風裡不斷晃動。
我從紙袋裡抽出兩支新的仙女棒,試圖用剛買的打火機點燃它。

 

『阿昇!今天真的不好意思。』

 

「嗯?」我抬頭看著她,手上的仙女棒噴射出豔麗地亮光。

 

『花了你一整天的時間帶著我到處晃,還讓你破費花了一堆冤枉錢,真的很不好意思。』

 

「啊?不會啦!反正我在家也很無聊,出來透透風也不錯啊!」

 

『呵呵,雖然你這麼說,但我還是要謝謝你。』

 

她側過臉看我,仙女棒散發的光影在她臉頰上不斷波動。

 

『因為,我今天真的很開心,因為你,讓我看到很多漂亮的地方;因為你,讓我遇見很多很可愛的人;因為你,讓我認識了另一個......很不同的你。』

 

旗津鹹鹹地海風吹亂了我的頭髮,劃過臉頰在我鼻腔裡發酵,我的眼睛有種溫溫熱熱地感覺在我眼眶附近徘徊,我開始討厭自己,討厭自己這麼容易就陷進這股莫名的情緒裡。

 

「妳......真的決定要走?」我看著她。

 

『嗯~~』

 

「真的不能留下來?」

 

她微笑地轉頭看著我,眼裡漾著仙女棒亮豔的火光,『東西都已經弄好了,不能不去。』

 

「......」

 

波動的潮水在腳下不停地低喃,散落地火光因為水面的波紋閃著一道又一道的光痕,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樣。
感覺就像在夢裡,伸出手試著抓住那一晃而過的光影,但不管你如何追逐,不管你如何加快速度,最後卻什麼也抓不住。

 

『阿昇。』

 

「?」

 

『你相信緣份嗎?』

 

我看著她的笑臉,心裡突然覺得在仙女棒落下最後一絲火花的瞬間,她就會消失在我眼前,而下一秒我是否還能這麼自然地回到原本沒有她的生活?我不知道,我真的、真的不知道。

 

「我......不相信。」我回答。

 

『為什麼?』

 

「因為我不知道我以後還能不能再見到妳。與其這樣,那我不如選擇不去相信。」

 

她看著我,慢慢低下頭像是思考著什麼東西似的,然後緩緩地說:

 

『嗯......我覺得我們以後一定還有機會再見面的。』

『不管是一年還是兩年,或者更久更久,但我相信我們一定會再遇見的。』

 

在她說話的同時,遠邊的旗津渡輪緩緩地向另一邊駛去,運轉的老舊引擎聲混著海風呼呼地傳了過來。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希望妳還能記得我的臉。」

 

『我答應你,我絕對不會忘記的。』

 

她笑得燦爛,彷彿緣份真的會如她所想的讓我再遇見她。
我笑了笑,開心地笑了笑,就算這時突然下了場大雨,滴滴答答地砸在我身上,我也依然是這樣笑著。
手上的仙女棒在我們的笑容下,就這樣燒完了,她的笑臉在光影閃過的最後一刻,倏地消失不見,只剩下灰色的感覺在空氣裡不斷不斷地瀰漫。
天空的顏色是灰色的,海的顏色也是灰色的,我的心情像是罩了一層薄霧慢慢地也變成了灰色的。

 

在送小雯回家不久後,我回到了家裡。
南哥依舊在房間裡忙著廝殺,依舊持續著警匪追逐的遊戲,完全沒發現我已經帶著一身的沈重回到家裡。
我想這個人只要眼睛貼上螢幕,就不會知道身邊發生了什麼事吧!
聽著他從房間裡傳來的槍聲,我竟然慶幸著他此刻的優閒。

 

我換下褲子拿著盥洗的衣服,準備去洗澡,我想沖個澡也許就能順便沖掉我那一身的惆悵吧!
在把牛仔褲掛回衣架的時候,一個小小的紙袋從我褲子口袋裡掉了出來。
望著落在地板上的小紙袋,才發覺我忘了把這個印有happiness字樣的手機吊飾拿給她。
也罷,反正緣份早已薄到連我呼氣都能輕易地將它吹破,那麼,這個手機吊飾送不送似乎也沒那麼大的差別了。
我撿起地上的紙袋,把它放在陳綺貞印有Sentimental Kills字樣的CD盒上,然後走進浴室。

 

凌晨的高雄很灰色,灰色的心情,灰色的雲,灰色的雲裡開始胡亂下起了雨。

 

 


~如果有這麼一天,希望妳還能記得我的臉~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