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如果下雨代表著上帝在哭泣,那麼會是什麼樣的情緒?

                  竟然能連上帝都忍不住悲憫,在天空留下憐惜的淚跡?

                                                                                                                                          

 

 

 

 

也許是太久沒下雨的關係,所以這場雨一下就下到了隔天晚上。
忽大忽下的雨勢,讓我不得已只好待在家裡狂嗑麵包來當作今天的晚餐。

 

『颱風特報,輕度颱風梵高入侵,根據中央氣象局發布氣象資料顯示,輕度颱風梵高目前位於花蓮東南方約四一〇公里之海面上,目前正以每小時二十六公里速度,向西北前進,因外圍環流影響,各地將會有間歇性陣雨。氣象局呼籲......。』

 

二〇〇三年八月十六號的晚上,電視台裡正播送著颱風侵襲的畫面,而我,還在考慮著待會兒上班是不是要先去買件新的雨衣來穿,因為我的雨衣在上次壓到狗屎後的隔天就不翼而飛了。
我不是個愛穿雨衣的人,但這種天氣要我不穿雨衣騎到大馬路上這不叫有勇氣,叫作找死!
因為騎車在高雄暴風雨前的街上,被東西砸到的機率就像「B拉燈」站在打擊區被三振出局一樣的容易。

 

別人說:「愛情誠可貴,生命價更高。」

 

雖然我的心情依舊不怎麼高興,但還不至於拿我自己的小命跟上帝開玩笑,為了我的安全著想,我想我還是向南哥借個雨衣吧!

 

「老大,雨衣能借我一下嗎?」我敲敲房門客氣地問。

 

房間裡南哥正盯著電腦螢幕,眼睛像是被強力膠黏住一樣,連看都不屑看我一眼。

 

「嘿!老大,雨衣能借一下嗎?」我走到他身旁。

 

『喔!好啦!我掛在鞋櫃後面,你自己去拿。』他還是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幕。

 

「你在看什麼?」

 

『之前去百事達租的片。』

 

「啊?什麼片子?」

 

『我的野蠻女友。』

 

「喔......」

 

我看著南哥二十吋大的電腦螢幕,上面是全智賢和車太鉉出現在時光樹下的畫面,當他們一起把時光蛋埋在樹下的同時,讓我想起了小雯。
雖然這不知道是我第幾次看這部電影,但我還是第一次有種酸到心裡的感覺。
因為女主角的約定,讓他們莫名奇妙地分開了,不過故事最後他們卻也因為緣份又意外相遇了。

 

我不是電影的男主角,小雯也不會是電影裡的野蠻女友,但我不知道我和小雯之間會不會也像電影一樣,讓我們再意外地相遇。
縱使有那千萬分之一的機率,我也會選擇相信,也會選擇再見一次面的機會。

 

騎在高雄飄雨的路上,我穿著南哥的雨衣開始不斷催眠我自己。
也許只要這樣想,我心裡就不會這麼難過了吧!
也許只要這樣想,我們就能再見面了吧!
也許只要這樣想,離開的灰姑娘或許就會記得她所留下的玻璃鞋。

 

相信緣份感覺就像自己在騙自己,就算它永遠也沒有發生的那一天,但對自己善意的謊言也不盡是那麼決然的不好,所以......

 

「你相信緣份嗎?」我在安全帽裡輕輕地問我自己。

 

天空很黑,雲很沈,高雄的街道上開始瘋狂地下雨,外面在下大雨,而我的雨衣裡在下小雨。
那個天殺的臭小子,借給我的雨衣竟然還破了個大洞?
這下可好了,雨水全都灌了進來,搞得我現在有種像在游泳池游泳的感覺,只不過最難過的是,我現在是坐在機車上,而不是在游泳池。

 

停好車子,我溼淋淋地走進店裡,一道熟悉的聲音傳進我耳裡,但聲音的主人卻不是小雯。

 

『你怎麼搞成這樣啊?』站在櫃台前的韋怜好奇地問。

 

「喔......因為我的雨衣漏水啦!哈哈...」我苦笑了兩聲。

 

『啊?你的雨衣怎麼會漏水?』

 

「我想應該是老天覺得我最近太倒楣,下個雨想讓我『發』一下,所以我的雨衣莫名奇妙就破了個大洞。」

「妳看我的髮型像不『發』哥?」我指著頭上被安全帽壓扁的頭髮。

 

『啊?這樣還滿有型的呀!』

 

「哈,妳一定要這麼捧場嗎?」

 

『呵呵,你還是趕快進去弄乾吧!一直站在這裡吹冷氣,生病就不太好了唷!』

 

「好啦!我先去換衣服囉!」

 

走進更衣室,我的笑容一下子垮了下來,天知道為何我要擺出一副快樂的樣子。
也許我只是不想讓別人看到我心底的那一絲心傷。
也許我只是想在別人面前維持我那一貫地笑容吧!
但那樣的我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的無奈,更何況是外頭那個總是笑臉迎人的許韋怜。
很可笑吧!因為我總是在自欺欺人,騙騙別人也順便騙騙自己。

 

我換上我先前多準備的衣服,拿了條毛巾把我身上多餘的水珠擦掉。
當我伸手想把架子上寫著我名字的名牌拿下來時,才發現我的名牌旁放著小雯的名牌。
我的名牌不知道還要用多久,而小雯的名牌卻再也用不到了,這一刻我才發現我根本騙不了我自己。
哈哈,原來我是個世紀大蠢蛋!
感覺就像拿把槍朝自己的太陽穴轟進去,在那陣令人碎的槍響後,而我也終究倒地不起。

 

走出休息室後,我回到我所習慣的笑臉,依樣般地微笑,依樣般蠢得讓人不可思議。
我開始懷疑我是不是該去拍電影了,因為我的演技絕對可以媲美好萊塢,只不過拿的是金酸梅獎而已。

 

「嗨!我換好衣服囉!」

 

『這麼快?』

 

「嗯?不會呀!我覺得很慢咧!我還在裡面上了個廁所耶!」

 

『呵呵,你今天有點奇怪耶?』

 

「啊?」

 

『你心情不好唷?』

 

「啊?」

 

『是因為惠雯?』

 

「啊?」

 

『不要再啊了,其實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了。』

 

「知道?知道什麼?」

 

『你知道我在說的是哪種知道。』她看著我眼神異常地認真,像是一把利刃無情地將笑臉劃開。

 

「她要走了。」我低下頭落寞地說。

 

『嗯......我知道。』她的聲音突然變得好溫柔。

 

「妳知道?」我有些驚訝。

 

『下個月的班表上沒有她的名字,而且....今天我是來代她班的。』

 

「喔......原來如此,妳辛苦了。」我點點頭。

 

『阿昇!』

 

「嗯?」

 

『明天晚上有空嗎?』

 

「啊?要幹嘛?」

 

『我們一起去盪鞦韆吧!』她的眼睛興奮得瞇成一條線,我眼前彷彿回到和她一起坐在公園裡的畫面,好像世界就如她所說的,就在鞦韆的擺盪下跟著煙消雲散。

 

「嗯!好啊....」我笑了笑輕鬆地笑了笑。

 

 


~妳看著我,我看著妳,就連視線也開始泛起漣漪~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