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

 

 

                

                 那是個靛青色的味道,在一個靛青色的八月十九號。

                 上帝藏了淚水,在霧裡靛青色的天堂。

                                                                                                                                       」

 

 

二〇〇三年的八月十九號,晚上七點,夜空下的毛毛雨像飄散的蒲公英飛落了一地。
而我正騎著機車在高雄五彩繽紛地霓虹裡狂飆,棉花般地雨絲在我飛快的車速下,像無數根細針密密麻麻地札在身上。
僅管戴著安全帽,但我還是能感覺到臉上那一陣陣的刺痛感。

 

騎在往小雯家的方向,我的心情五味雜陳,因為再過一天她就要離開了,說不定待會兒就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的機會。
我並不想要求什麼,只是想把握最後的機會,將我最後的祝福還有那印著happiness字樣的手機吊飾交給她。
因為我不想遺憾,不想在事後才在後悔,後悔沒能和她好好說聲再見。

 

如果說遺憾的情緒是另一個人造成的,那麼小雯的離開就會是我的遺憾。
因為從我第一次在她眼裡發現的灰色深沈後,她似乎就註定會是我的遺憾。
遺憾的感覺可大可小,縱使小雯給我的遺憾大到令人喘不過氣。
但我卻不後悔這樣的相遇,反而還有些慶幸,如果不這個樣子,也許我們就不會認識了吧!

 

急速的強風下,我的耳朵裡像是塞進一大團的棉花,讓我開始聽不清周遭的聲音,讓我聽不見遺憾的嘆息。眼前的房子宛如幻燈片般,不斷往我身後飛去。

 

兩天前的那個傍晚,我和韋怜坐在公園裡的鞦韆上,琉璃黃的光線依舊照亮整座公園。
天空沒有下雨,只是帶著幾片低沈的烏雲,在略有水氣的空中慢慢飄移。

 

「欸!妳的這個方法真的很有用耶!」坐在鞦韆上的我,視線隨著擺盪高度不停變換。

 

『啊?什麼?』韋怜從鞦韆擺盪的最高點滑了下來,和正上升的我在空中錯身而過。

 

「我說,盪鞦韆好像真的讓我的心情變好了。」在最高點的高度下我看見了整片天空。

 

『真的嗎?』

 

「是呀!因為可以看到天空。」

 

韋怜再次和我交錯而過,微涼地晚風順著臉頰的曲線從我耳際滑去。

 

『天空?』

 

「對呀!看到天空,好像什麼事情都海闊天空了。」

 

『哦!呵呵,那你覺得天空原本是什麼顏色?』

 

「嗯......」我歪著頭想了一下,「我覺得天空的顏色......應該是寂寞的顏色。」

 

『寂寞的顏色?寂寞的顏色是什麼樣的顏色?』

 

「大概是靛青色加上一點點的灰吧!」

 

『靛青色加上一點點的灰......』韋怜在口中喃喃自語。

 

「叭叭叭叭~~~」

 

頭上號誌燈裡的紅燈剛切換成黃燈,一台車子對著還在停車線上的我狂按喇叭,刺耳地聲音讓我差一點忍不住對它比個中指。
加足油門,輪胎劃過路旁的水灘繼續向前滑去。

 

『欸!靛青色加上一點灰的天空,到底是什麼樣的天空啊?』走在公園狹長的步道上韋怜轉頭看著我。

 

「哦......那樣的感覺是一種惆悵是一種無奈,是一種連上帝看見都會忍不住掉淚的顏色。」

 

『連上帝都會掉淚的顏色?聽起來好悲傷喔!』

 

「呵呵,還好啦!那只是我在亂想而已,說不定這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上帝呀!」

 

她沉默了一下,回過頭繼續向前走去。

 

『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上帝的話,那麼我希望我會是衪天空下的第一滴眼淚。』她說。

 

我停下腳步,征征地看著她,微溼的夜風吹動她額上絲絲地瀏海,這樣的感覺讓人突然說不出話來。

 

『阿昇!』

 

「嗯?」

 

『你說的靛青色,就是你心裡的那片天空吧!』

 

我愣了一下看著眼前的她,我突然有種被一語道破的感覺。
在她看起來堅強樂觀的外表下,竟然是顆異常纖細的心,連我都不得不佩服她的高明,這麼輕易就看穿了我笑容下的表情。
假使自然界的精靈可以幻化成人的話,這一刻我竟然錯認為她就是那個劃過天空的精靈,聽到上帝的聲音,在風裡悄悄嘆息。

 

『從我第一次在店裡見到你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知道?」我的思緒再度矇上一層灰。

 

『因為你這個人的心情都寫在臉上,不管發生什麼事,一看你的臉就知道了。』

 

「啊?我...」我支支吾吾的什麼話也說不出。

 

『所以我一直都知道,在你心裡有著另一個人的影子。』

 

她慢慢地向我走近,而我卻不知道為什麼,身體竟然像是不受控制似的,連動也不能動。
只能看著她的身影不斷地向我靠近,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模糊......
風的聲音漸漸消失了,連天空的雲也停止飄動,時間像是卡住的沙漏罐,突然間變得好慢、好慢。
她站在我眼前,近得彷彿連呼吸的鼻息都能聽見。

 

『或許你不知道,或許你沒發現,但我只是想告訴你......』

 

在遲疑的那一瞬間,洗髮精的香味從我鼻尖傳來,一陣溼溼暖暖的感覺印在我嘴唇與臉頰之間。
這一刻突然有種刺刺、麻麻地感覺在我身上的每一個毛細孔裡流竄。
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就像觸電的剎那喪失掉那片刻的記憶。

 

那是個不在嘴唇也不在臉頰上的吻,只是一種輕輕掠過嘴角的感覺,但卻重重地衝擊著我的腦海。

 

『我很喜歡你。』在我耳邊她用氣音的方式輕輕地告訴我。

 

天空的雲開始被風輕輕吹動,卡住的沙漏罐和著時間的細沙慢慢恢復了流通。
我開始聽見風的聲音,我開始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
靛青色的天空裡開始繚繞著不一樣的旋律,隨著我加速的心跳聲,不斷、不斷地躍動。
就在靛青色的天空下,精靈流下了衪的第一滴眼淚。

 

 


~一個不在頰上也不在脣上的吻,代表著不能愛的你~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