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我知道!我知道!深埋在甜美笑容裡的那絲心傷,

                                 是天使怎麼也到不了的,另一個天堂。

                                                                                                                            

 

 

晃過文化中心,出現在我眼前的是面綠色為底的斗大看板「Starbucks Coffee」。
這間新開的咖啡店叫作「星巴克」,就在文化中心的旁邊。
因為我不常到咖啡店喝咖啡,所以我並不知道這間「星巴克」在咖啡界到底算不算有名。
既然這間咖啡店是統一集團開的,那我想應該不會差到哪去吧!

 

天空繼續飄著細雨,為了不讓我的機車在這樣地天氣下繼續淋雨。
雖然它已經在我騎來的這段路上淋了不少雨,但為了它的生命還有我的荷包著想,我還是選擇把它停到附近雨水噴不進來的騎樓下。

 

停好車子,拿了車箱裡的雨傘後,我撐著傘慢慢走向遠邊的咖啡店。
馬路上稀落的機車騎士高速劃過溼漉地柏油路,激起的水花向四周放射狀地噴撒。

 

望著剛落回地面的雨水,讓我不禁想起兩天前出現在我眼前的畫面。
韋怜,一個認真又令人憐惜的女孩。
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那個遺留在她笑容裡的淚水,那樣的純真、那樣的善良。
如果時間可以重來的話,我希望我不會再是那個少了一條筋的笨蛋,因為那樣的自己,是我永遠都沒辦法原諒的自己。

 

那天,我依舊記得她轉身離去的背影,在淺橙地夜燈下伴隨著斜長的影子,漸漸在轉角處隱沒。
在她消失的那一刻,我心裡忽然有種不會再見到她的不安全感,慢慢在我心底蔓延,彷彿這就是我們之間最後的畫面,從笑容開始,也從笑容結束。
縱使中間多了點心酸的淚水,但至少它會是個不留遺憾的結局。

 

『再見了,阿昇!希望你能開心。』這是那天她和我說的最後一句話。

 

而這句話就像剛灌進空杯中的純水般,不斷在我腦海裡搖晃。
也許,就是因為這句話,才讓我在第二天下班後的早晨,鼓起勇氣按下手機播出的那個鍵。

 

叮噹叮噹叮噹......

 

推開咖啡店的玻璃門我探頭向店裡走了進去,在服務生一陣起彼落的歡迎聲後,店裡悠揚地鋼琴聲從我耳邊傳來,是電影「我的野蠻女友」的古典鋼琴曲「卡農」。
清脆而有情感的鋼琴聲稍稍舒緩了我有些僵硬的思緒,緊張的感覺慢慢地消失。

 

走上二樓開放式的餐區,兩、三張淺黃的咖啡桌座落在玻璃窗下。
我看到了小雯,坐在面對樓梯的方向,正托著下巴望著掛滿雨痕的大片玻璃窗,淡黃的蘋果燈從頭上淺淺地照了下來。

 

「哈囉!小雯,不好意思我遲到了。」我尬尷地搔搔頭。

 

聽到我的聲音,她愣了一下,然後放下手袖笑著轉頭看我。

 

『呵呵,沒關係,你也才慢十分鐘而已呀!』

 

「不好意思,我睡過頭了。」我拉開灰麻布式的椅子邊坐下邊解釋地說。

 

『大夜班很累厚!』

 

「嗯!沒想到閙鐘也叫不醒我。」我自嘲地。

 

『呵呵,就算你睡過頭,你也才遲到十分鐘而已呀!』

 

「那是因為當我發現時間快來不及的時候,我突然就像車神舒馬赫上身一樣,騎上摩托車感覺就像在飆F1,不過...最後還是慢了十分鐘。」

 

『幹嘛這樣,打電話跟我說一聲就好了。』小雯關心地說。

 

「呵,因為我不想浪費妳留在高雄的最後一段時間啊!」

 

她看著我輕輕笑了笑,然後再度轉頭望向窗外落雨的世界,她的雙眼清晰地印在玻璃窗前,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
我沒學過心理學,所以我並不知道她現在到底在想些什麼,雖然前面我曾經說過我會「讀心術」,只是我想再怎麼不聰明的人都知道那是我在唬爛。
因為我真的不知道她在想什麼,但我開始懷疑她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欸!妳有想要喝什麼嗎?」我刻意打破我們之間的沈默。

 

她回過頭看我,『嗯......摩卡好了。』

 

「熱的嗎?」

 

『嗯!等一下,我拿錢給你。』說著她打開身旁的包包似乎想找裡面的錢包。

 

「喔!不用啦!沒有關係。」

 

『上次說要請你吃飯,結果還是讓你請客了,這次換我請你喝咖啡吧!』

 

「啊?小錢而已,真的沒有關係。」

 

『欸!不要再拒絕我囉!』她笑容下的眼神出乎意料地堅定。

 

拗不過她,我也只能笑笑地接受她的好意,拿了兩張孫中山,慢慢走到樓下的點餐區。
站在收鋃台前,「卡農」在瀰漫著咖啡香的空間裡結束了悠揚樂章的最後一根琴弦。
或許我和小雯之間的故事,就像「卡農」鋼琴曲的樂譜般,在最後一顆音符敲響後,即將要落幕。

 

小雯明天就要離開了,就要到另外一個地方了。
也許就像電視劇裡演的一樣,女主角的消失總會讓一些人感到難過不已或是悲傷落淚,似乎因為她的離開,整個世界就會迅速崩毀。
而此刻的我卻沒有這樣的感覺,反而有種出乎意料的平靜
雖然這很有可能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她的機會
但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的我似乎已經接受了小雯就要離開的事實,感覺就像即將步上刑台的死囚,心裡忽然有種坦蕩的感覺。

 

或許是韋怜影響了我吧!
她的話讓我回到了最初喜歡上小雯的那種感覺,沒有任何目的,只是、只是想要見她一面罷了。

 

點完咖啡付了錢,我拿著兩杯咖啡緩緩地走上樓,時間就像向上旋轉的階梯,慢慢回到了那個遇見她的晚上,因為我永遠也忘不了她的聲音,忘不了她永遠36度C的溫柔。

 

 

 
~沒有任何目的,只是想要見妳一面罷了~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