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

 

走在文化中心外灰色的人行磚道上,此刻的高雄顯得份外地寧靜。
天空幾乎沒有下雨,只剩漫散的雨絲緩緩落了下來,路旁排水溝的流水咕嚕嚕地快速流竄,空氣中多了異常清新的雨水味道。
因為走在行道樹下的關係,偶而會有幾聲枝頭滑落地雨水打在雨傘上的聲音。

 

我牽著小雯的手,慢慢的走著,她沒說話,我也沒說話。
只是靜靜地聽著彼此呼吸的鼻息,和著自己的心跳聲,感覺著手裡小雯的心跳聲,在高雄雨後特有的寧靜裡,緩慢而有頻率地不斷律動。

 

晃進文化中心,一陣寬廣的視野出現在我眼前,蠟黃的藝術燈像是滿天發亮的星斗,在夜裡不斷發出耀眼的霓虹。

 

『我從來不知道這裡這麼漂亮。』小雯有些驚訝地說。

 

「那是因為大部分人來的時候都是白天啊!再加上今天下雨,文化中心裡幾乎不會有人的。」

 

『啊?是這樣啊!』

 

「嗯!是呀!」

 

我帶著小雯慢慢走到紀念堂前的廣場中央,附近的藝術燈圍在四周,感覺就像置身星空般,讓人有種迷幻炫目的感覺。
站在廣場中央遠遠地可以看見八公尺高的蔣公鋼像座落於紀念堂的最深處。

 

夜裡的高雄很特別,尤其是小雯就正站在我身邊。
我不知道這片刻的美好可以維持多久,因為對我來說小雯就像個夢,像是一個讓人怎麼不願醒來的美夢。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我寧願永遠也不會有醒來的那一天,哪怕是那瞬間的悸動,我都希望能在手中化為此刻的永恆。
我從來都沒那麼希望時間能夠停止,但此刻,我卻任性地希望它能夠為我多留下任何一點停留的時間,讓我再好好看看小雯,讓我再重新記得小雯最後的每一個笑臉。

 

只是那樣的願望,上帝永遠也不可能聽得見,因為衪的淚水說明了一切,註定了這個夢永遠也沒有實現的那一天,時間還是一樣不停地向前走,慢慢推著我走向時針與分針的交叉線。

 

九點三十五分,高雄的夜又開始飄起毛毛細雨,我和小雯站在文化中心外深藍色的巨大牌坊下。
照亮文化中心大門的大型聚光燈,在我們四周像發亮的太陽向四面八方不斷照射。
傘下的兩人世界裡,我的手依舊牽著小雯的手,但我似乎開始有些害怕,害怕著她會在指尖脫離的那一刻,倏地消失不見。
想到這裡,我的右手不自覺地握緊小雯的左手。
也許是察覺到我的異樣吧!小雯的手突然在我掌心抖了一下。

 

『阿昇!』她說。

 

「嗯?」

 

『你現在在想什麼?』她轉過頭看著我。

 

「我在想,妳在咖啡廳的時候,為什麼要哭?」

 

她愣了一下,眼神開始變得迷濛,『嗯......阿昇!你還記得愛爾蘭咖啡的故事嗎?』

 

「我記得。」我點點頭。

 

『那你知道那個空姐在回國之後,發現了什麼嗎?』

 

我搖搖頭。

 

『那個空姐後來回到舊金山的家後,有一天突然很想喝愛爾蘭咖啡,但她找遍了所有的咖啡館卻沒有找到愛爾蘭咖啡,那時她才知道愛爾蘭咖啡其實是酒保特地為她調製的,她也才了解到酒保原來是這麼地用心。』

『可是她始終不明白為何酒保會問她那句...』

 

「want some tear drops?」我說。

 

小雯點點頭,『你知道為什麼嗎?』

 

我搖搖頭。

 

『因為眼淚代表著酒保的思念,所以他在每次調製愛爾蘭咖啡的時候,都會在杯口偷偷用眼淚畫了一圈,這就是為什麼愛爾蘭咖啡會在喝下第一口的時候,讓人覺得苦澀的原因。』

 

「嗯......所以...」

 

『所以......我的眼淚代表著......即將對你的思念。』

 

這時,遠邊突然有台亮著大燈的貨車,帶著雨聲從文化中心前的馬路上呼嘯而過。
雨傘末端晶瑩的水珠不斷落了下來,周遭的聲音像是放大了好幾十倍,突然間在我耳邊變得好清楚、好清楚。
我的鼻子酸酸的,喉嚨像是突然被人掐住般,痛苦得一個字也說不出來。
然後遲疑間,我的右手是一陣讓人意料不到的空虛感。

 

小雯拿出包包裡的雨傘,走出了我的傘外。

 

「嗯?小雯,為什麼?」我驚訝地看著她。

 

她輕咬著嘴脣,然後看著遠邊的天空,吸了一口氣轉頭對我說:

 

『阿昇!你相信緣份嗎?』她的聲音顫抖著。

 

我沒有說話,只是征征地看著她。

 

『如果文化中心的灰色步道就像我們之間像是一個圈的話,那麼,不管我往哪個方向走,不管要花多少時間,只要你相信,那表示我們一定還能再遇見。』她的眼眸閃過一絲莫名的晶亮。

 

「小雯,我......」

 

『你向左走,我向右走,只要你相信,我們一定還能在文化中心外遇見的。』小雯站在文化中心大門的中心點轉頭望著灰色人行步道的另一個方向。

 

「為、為什麼?」

 

『你先走。』

 

而我不知道是什麼驅動了身體,竟然聽話地拿著雨傘慢慢走到小雯視線的左前方。
我轉頭看著她,心裡突然有種默然的感覺,帶著那一絲忐忑,我回過頭,緩緩踏出向前的第一步。

 

文化中心外巨大探照燈照著我腳下的影子,讓我的步伐變得無比的沈重。
每一步都讓我備覺痛楚,因為我知道也許這麼一走,就再也見不到小雯了,感覺每跨出一步,在我心裡就離小雯更遠了一些。

 

大概走了五公尺左右,我忍不住回頭望著小雯,她依舊站在文化中心大門前。
撐著傘,眼裡閃過一道又一道的光痕。

 

『不准回頭喔!』小雯帶著一絲微笑淡淡地對我說。

 

我看著她說不出話來,只能回頭繼續向前走。
如果說想念的程度可以用距離來形容的話,那麼我的每一步都讓我對小雯更加的想念。
那是個愛爾蘭咖啡苦澀的味道,在我第一次見到小雯的時候,就註定會是個苦澀的故事,不只是第一口讓人覺得苦澀,連最後也都是滿滿淚水的味道。

 

風聲、雨聲、一股腦地灌進我的耳朵,我開始什麼也聽不見。
只能不停地往前走,期望著也許能像小雯口中所說的,如果人生只是一個圈,不管花了多少時間,我們一定還能再遇見。
或許就在文化中心某個轉角,或許就在高雄的某個地方,或許會在台灣某個角落,或許會在世界的另一個盡頭。

 

晃過文化中心的轉角,視線突然改變。
我不知道這樣是不是正確的,但我選擇了相信,相信小雯所說的,我們一定能再遇見。
接著,沒過多久,我的手機傳來收到訊息的聲音。

 

『farewell!my angel...』

 

我按下回播的鍵,但小雯已經關機。
丟下手中的雨傘,我跑回文化中心的前面,那裡空無一人,而小雯已經消失了。
我繼續跑向文化中心的另一個轉角,試圖找尋小雯遺留的影子,但文化中心的另一個轉角,依舊只有我一個人孤單的身影,依舊只有我一個人站在高雄五彩繽紛的霓虹裡。

 

我開始感覺到溼漉地雨點打在我臉上的感覺,開始聽到汽車高速劃過馬路的聲音。
我的心跳一聲疊著一聲,重重地敲進我的腦海,不斷、不斷地。

 

那是個苦澀的味道,叫作思念,就在二〇〇三年,那個飄雨的季節裡。

 

 


~如果下雨代表著上帝在哭泣,那麼衪的淚水,是不是也帶著思念的味道?~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mmachu
  • 你嘛幫幫忙, 可以不要這麼讓人噴眼淚嗎?

  • 哦喔!sorry嘍!

    我不是故意的。

    GY 於 2009/04/30 19:31 回覆

  • a1504212003
  • 好難過的一集喔!

  • 我也很難過...so...sad!

    GY 於 2009/04/30 19:32 回覆

  • paney
  • 真ㄉ是分手總在下雨天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