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一個人來到台北的時間,不知不覺就過了快一年了。
一個人搭捷運,一個人坐公車,一個人背著相機四處流浪。
不就是這樣嗎?放假等收假,收假又期待著放假。
在放假的時候總希望時間過得慢一些,在收假之後卻又覺得時間過得特別緩慢。

 

在我剛來到台北的時候,那時我真的覺得時間過得好慢、好慢,一天就像在過一年,每經過一秒鐘我都在慶幸著這一秒是安然無事的。
沒出事就是好事,所以我每天都在祈禱台北不要發生什麼大事才好。

 

然後時間一點一點向後推移著,在我還沒意識到的時候,它突然又加快了腳步。
當我在家裡看完NBA最後一場湖人對決塞爾提克總冠軍戰的時候,才發覺我已經要退伍了。
時間真的過得好快、好快,卻又覺得好慢、好慢。

 

退伍最後一次放假前,我站在西門町的某個路口,播了一通電話給好久都沒聯絡的南哥,想問問他最近的狀況。

 

『喂!山雞,當兵當昏頭了喔!現在才打電話給我。』電話那頭南哥熟悉的笑聲傳了過來。

 

「哈哈,我是打電話看你有沒有被人家作掉啊!」

 

『欸!好歹我也是銅鑼灣的扛霸子啊!哪有這麼容易就被人幹掉的道理!』

 

「我哪知道,你仇家這麼多,說不定......小結巴就是最後幹掉你那一個啊!」

 

然後,電話裡我們倆個都笑了,西門町吵雜的聲音跟著我的笑聲一起傳進了電話裡。

 

『你現在還在台北?』他問。

 

「嗯,對呀!」

 

『幹嘛!又在台北街頭閒晃唷!』

 

「對啊!剛放假。」我用腳蹭著地上的小石子。

 

『喔......快退伍了吧!』

 

「嗯,對啊!剩幾天就退伍了。」

 

『哇!這麼快!』

 

「靠~~我覺得超慢的耶!哪像你每天爽爽的時間當然覺過很快呀!」我有些奮慨的說。

 

『哎唷!不要這樣嘛!我現在也在人家的工作室裡當別人的廉價勞工啊!』他解釋地說。

 

「啊?是唷!但你還有小結巴可以稍微撫慰一下你受傷的心靈啊!」

 

『哈哈,也是啦!』南哥甜蜜地笑了笑,話鋒突然一轉,『喂!臭小子,什麼時候回來啊?』

 

「啊?我不知道耶,我應該之後都會待在台北了吧!」我低著頭,把腳下的石頭踢個老遠。

 

『幹嘛?你要在那邊定居唷!』

 

「嗯,應該算是吧!因為我租的房子合約還沒到期啊!所以想說先待在台北試試看。」

 

『喔......好啦!兄弟,祝你好運。』

 

「祝我好運?我先祝你早生貴子吧!」

 

『哈哈,你這個臭小子。』他的笑聲從電話裡傳來過來。

 

掛上電話,我心裡突然多了種充實的感覺,好像我現在已經回到了熟悉的高雄。
熟悉的人潮,熟悉的聲音;熟悉的空氣,熟悉的身影,就在台北令人熟悉的西門町裡。
我邁出腳步讓自己的身影漸漸隱沒在台北人來人往的大街上,心裡滿滿熟悉的感覺。

 

當一個人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總會有種特別的感覺,陌生的城市、陌生的街道、陌生的人群,就連自己也是陌生的,但這樣的陌生會因為語言的相通,而有種莫名的親切感。
因為我是在台灣,不管到什麼地方,它終究是在台灣的土地上。
還是相同的人們,只是在不同的地方遇見罷了。
台北和高雄其實很相近,讓人有種很熟悉的感覺。

 

「小姐,一張到瑞芳的區間車車票。」我站在台北車站的售票口前客氣地詢問

 

『五十二塊。』售票小姐俐落地回答,幾乎不用思考,非常地簡潔有力。

 

我拿出皮包裡一張一百元的鈔票遞到窗口。
很快的,售票小姐用和說話同樣地效率把找回的零錢和車票放在托盤上。

 

「謝謝!」我向售票小姐道謝著,拿著車票和零錢把托盤推了回去,轉身走在台北車站吵雜的大廳上。

 

我看了看手上的車票,再看看台北車站顯示的時間。
距離我上車的下午一點四十五分還剩三十分鐘,於是我走到旁邊的7-11買了一罐泉水和一份到九份的光觀指南。
礦泉水只是為了解渴,而到九份的光觀指南是因為我不想下了瑞芳站還要花時間迷路而已。

 

走下月台,那裡已經有不少拿著行李等候的人群,我把礦泉水和觀光指南插到背包上的置物袋裡,然後慢慢走到月台後方較少人的候車線。

 

站在台北車站的月台上,隧道口的風不斷吹來,候車區的警示燈一明一暗的閃爍著。
我望著通往蘇澳的電車慢慢駛了進來,頭上響起的廣播聲正告知著電車進站的訊息。
在我身旁的每一位陌生人臉上都帶著不一樣的表情,他們也許來自各個不同的地方,都有著各自的人生,各自的生活,各自的心情。
但此刻,不一樣的我們卻站在同一條線上,等著列車慢慢地停靠。
我把手上印著台北到瑞芳的車票放進褲子側邊的口袋,拿起包包跟著他們一起坐上通往蘇澳的列車。

 

距離退伍只剩兩天,我用掉所剩的最後假期,選擇每站都停的區間車,優閒地浪費著從我身上流失的每一秒鐘。
窗外的景色在電車駛出了台北市後,從一片漆黑的隧道變成灰濛濛的雨天。
台北、松山、南港、汐止、五堵、百福、七堵、八堵、暖暖、四腳亭、瑞芳。
電車一站站的停靠,車門一次次的打開。
每站都有上車或下車的人潮,每站都流過不同地方的聲音。
車上的每個人並沒有說話,只是靜靜地望彼此讓時間慢慢地流過。
坐在我身旁的一位女生正聽著音樂,耳機裡不時傳來熟悉歌手的聲音。
列車緩緩地向前駛去,窗外的景色一張一張不停地變換。
那是陳綺貞唱歌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地唱著。

 

 


~花時間,到一個陌生的地方,叫作旅行~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