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假使人的一生就像在旅行的話,那麼在這趟旅程裡會遇到多少人?
多少會讓你放在心上的人,又多少是和你擦肩而過的路人?
或許過了五年、十年那個讓你放在心上的人早已經不見了,但我們卻還是記得他留下的每一道畫面,就像用相機拍下的每一個鏡頭,只是要讓人記得,曾經有過的美好記憶。

 

我尋找著,那些曾經從我腦海晃過的身影,那些曾經讓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臉孔。
我追尋著、我追尋著。

 

下了車,走過充滿文藝氣息的地下遂道後,我來到瑞芳車站前的大門口。
地上滿是下雨過後的痕跡,一滴滴的水珠從車站上頭慢慢滑了下來。
也許是附近高中剛考完期末考的關係,站前的廣場上到處都可以看到背著綠色書包穿著制服的高中生晃來晃去,遠邊還有一群戴著橘黃色小帽背著遠足包包的國小小朋友,由年輕女老師整好隊帶著。

 

我拿出背包裡的九份觀光指南,它告訴著我車站對面那家小吃店就有通往九份山上的客運,於是我走過廣場,晃過身旁嘻閙的人潮走到車站對面的站牌下等待。
身後小吃店的老伯在店門口的攤販前忙著煮麵,蒸氣慢慢從旁邊的細縫間透了出來。

 

「阿伯,往九份的客運是在這裡等嗎?」我轉身對著壓克力板後的老伯說。

 

『嗯!是啊!站在這兒等就是了。』老伯親切地回答,嗓音裡有種股莫名的蒼桑感。

 

「要等很久嗎?」

 

「二十分鐘就有一班嘍!」

 

「喔......好,謝謝!」我笑著回答,然後抬頭望著店裡有些泛黃的價目表,彷彿讓我想起了什麼。

「老闆一碗麵線羹這裡吃。」我說。

 

『好好!裡邊兒先坐一下,馬上就好。』老伯開心地笑了笑。

 

我走進店裡,選張靠近門邊的位置把身後的背包先放了下來。
老舊的紅色收音機擺在老伯身後,唱著我聽不懂的小調。
泛黃的牆上掛了幾張老舊的黑白照片,照片裡看得出是老伯和他妻子年輕時候的照片。
收音機還是咿咿呀呀不停地唱著。

 

『來!你的麵線兒羹。』老伯笑吟吟地把冒著蒸氣的麵線放到我的桌上。

 

「嗯,謝謝!」我向他道謝著,「欸?阿伯你年青的時候滿帥的耶!」我指著掛在牆上的照片。

 

『哎呀!好多年前的照片了,現在都已經成糟老頭兒啦!』他看著我指的照片謙虛地說。

 

「不會啦!現在也滿帥的呀!」

 

『老啦!跟你們年青人沒得比。』他瞇著眼笑了笑,眼角透著歲月流過的痕跡。

 

「呵,阿伯你在這邊賣多久啦?」

 

『五十幾年嘍!』他拉起身上的圍裙擦了擦手上的油漬。

 

「哇!好久。」我露出驚嘆的表情。

 

『沒啥子事兒,一晃眼就過了,頭髮也都白啦!』

 

我望著他頭上斑白的頭髮,心裡突然有股莫名的感慨,「嗯?老婆婆呢?怎麼沒看到她人?」我轉頭向四周看了一下。

 

『噢......走好久啦!』他望向牆上的照片,似乎在回憶著什麼。

 

「喔......」我像是有東西卡在喉嚨似的什麼也說口,只能回應式地點了點頭,讓遠邊收音機的歌聲取代我們之間的對話。

 

【老闆一碗乾麵外帶。】店門外一個穿著制服的高中生對著老伯說。

 

『好、好,馬上來。』老伯應聲著轉身走回煮麵的攤子裡。

 

站門口的車子一台台地劃過,老伯的身影在漫著蒸氣的攤子前漸漸忙錄了起來。
我沒有再說什麼,抽出筷筒裡的筷子和湯匙,低頭慢慢吃了起來。
一樣的幾葉香菜,一樣的裊裊蒸氣裡,多了種熟悉的味道。
也許總有人認為這樣的路邊攤並不衛生,但我其實並不在意,因為我只是覺得這樣古早的氣息,真的喚起了我很多很多的回憶。

 

我用不習慣的右手,拿起塑膠製的湯匙,慢慢舀起碗底的麵線。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好像這份記憶的痕跡又開始在我腦海漫延,我的嘴角不自覺地上揚,在臉上連成一道我自己都沒發現的弧線。

 

付完錢,我背著背包坐上了往九份的客運。
車子快速的往山上移動,在雲霧飄渺的山路上來來回回,不時拐著九十度的大彎,。
這一刻,我差點以為我坐的是電影「終極殺陣」裡的計程車,而司機就是那個抓狂的Crazy Taxi!

 

不過好在,瑞芳車站距離九份並不是太遠,不然我想我現在應該早就把剛才的麵線吐在車上了吧!

 

好不容易,我安然無事地下了車,站在九份老街字樣的站牌下,從山上可以直接望向山下不斷波動的海水。
我走到觀景台邊拍了幾張照片,活脫脫像個剛來到異地的觀光客,不拍個幾張照片好像有種對不起自己的感覺。
沒辦法,因為我本來就是個不經意的過客而已。

 

然後,在我拍完照片後,踏上九份老街特有的石板路上,感覺就像走進了時光隧道,一切都感覺很復古,一切都感覺很特別。
街上的路人不斷不斷地從我身旁擦肩而過,他們的表情在我眼前出現,又在我腦後消失。
我幾乎記不住他們的臉,就像曾經在我生命裡出現的那些人,還來不及記憶,他們卻已經消失了蹤影,再也找不到了。

 

來到九份,不例外的,一定要來一碗九份芋圓和一杯熱騰騰的咖啡,沒有多說什麼,我只是找了一家人較少的店,靜靜地花掉在九份的下午時光。
店裡的老闆,是個年輕少婦,在送上咖啡的同時親切地叮嚀我,小心燙口。
我笑笑地向她點點頭,像是個異常聽話的小鬼頭。

 

那是杯特別的咖啡,帶點肉桂的香味,我輕輕啜了一口,讓它的味道在喉嚨與舌頭間暈散開來。
一杯九份的咖啡,一份特別的感覺,就是那樣的畫面,從來也不曾改變。

 

 

 


~就是那樣的畫面,從來也不曾改變~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onba5
  • 有下集嗎

  • 呃……還沒寫出來

    不過我正在趕工,快寫完了、快寫完了。

    GY 於 2009/05/10 04: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