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兩天後,我退伍了。
依照以往的慣例,我訂了很多外食給這些和我一起走過的弟兄,他們的表情大都是羨慕多於慶祝,因為在他們眼裡我就像個重獲新生的希望,渴望著自由,渴望著外面多彩多姿的世界。

 

待在交誼廳裡,很多人對我道賀著,在眾人的掌聲下,我從部隊長手上接過了退伍令。

 

『俊昇!有沒有考慮繼續在連長手下做事?』站在台上他這麼問我。

 

考慮?考慮個屁!好不容易逃出「惡魔島」,又要叫我回去送死?門都沒有。

我在心暗自嘀咕著,只是礙於大家的面,我知道又該是說一些言不由衷冠冕堂皇假話的時候了。

 

「呵......我會考慮的,嗯,大家要加油啊!」我的笑容有些僵硬,就像便秘一樣的痛苦。

 

我的手上拿著退伍令,心裡其實並沒有多大的感觸,縱使臉上依舊掛著笑容,但心裡卻有道聲音這麼對我說,「啊!退伍了,結果又是一張紙。」

就像大學畢業證書一樣,只是代表著一段時間的經過,學會了什麼?而我又記得了什麼?

我開始試著找尋這個問題的答案。

 

退伍了,時間真的過得好快好快,穿著便服,收拾好為數不多的行李,我跨出營區大門走在台北喧閙的大街上。

下午四點的陽光很溫暖,映在台北繁忙的街上讓人有股莫名的悠哉感。

我沒有先回家,只是坐上往淡水方向的捷運,讓自己放鬆的心情跟著列車一起旅行。

其實我很早就想到淡水看夕陽了,只是一直找不到適合的時間去,不是時間不對,就是心情不對,但沒想到第一次去,會是在這個時候。

 

走出淡水捷運站,門口立刻出現幾位幫人畫圖的街頭畫家,他們的攤子就擺在淡水捷運站外,吸引了幾位路人圍在攤子旁好奇地看著。

不遠的廣場上幾位小朋友正騎著小小的三輪車玩著相互追逐的遊戲,這裡就是淡水老街的起點,捷運站的出口。

 

寬廣的淡水河道上幾艘漁船在水面上緩緩移動,太陽距離掉進八里的時間估計應該還有一個多小時,所以,我應該還有一點時間讓自己悠閒地揮霍一下。

 

中正路的淡水老街很熱閙,到處都是賣著古玩、飾品、還有各式小吃的攤販,到處都有等著看夕陽的情侶,一對對的手牽著手肩併著肩,搭在護欄邊,坐在樹下的休閒椅上,臉上透著一絲的甜蜜。

 

『不好意思,能請你幫我們拍個照嗎?』護欄邊一名女孩指著身旁的男伴微笑地向我揮了揮手。

 

「嗯!可以呀!」我笑著向她點點頭。

 

這樣的畫面好像在哪裡出現過,依悉的夕陽,依悉的情侶,依悉的笑容,但卻是出現在鏡頭裡另一個不一樣的地方。

 

「看鏡頭,一、二、三!」在一聲相機特有的快門聲後,畫面在我腦海慢慢地開始堆砌。

 

天空漸漸地變色,淡水河對面的八里變得有些模糊,橙色的天空越來越明顯,太陽散發的金色光圈不斷映照在波動的河面上。

 

走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一名戴著灰色偵探帽的老人正坐在木製的板凭上拉著胡琴,日落的光線從他頭上落了過來,在他身旁形成一道拉長的影子。

類似哭聲的琴弦繚繞在淡水河畔,像在訴說著老人部分的無奈,他的樣子讓我想起小時候,那個總是坐在巷子口拉胡琴的老伯。

 

我走到他的身旁拿了幾枚口袋裡的銅板,投到他腳邊生鏽的鐵盒子裡。

他看著我點點頭,繼續拉著手中的胡琴。

 

隨著腳步的繼續前進,畫面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明顯,然後出現在我眼前的是,老街末端一間綠色的星巴克招牌,頓時,我想起了小雯,就在五年前高雄的那間星巴克咖啡廳裡。

同樣的畫面,同樣的味道,同樣地在我鼻腔裡慢慢的發酵。

我的臉上揚起了一絲莫名的微笑,一抹淡淡地微笑。

 

走進店裡買了一杯咖啡後,我坐在淡水河畔的階梯上,望著即將落下的夕陽,讓記憶隨著河水緩緩漂回三百六十公里遠的高雄。

這時,我的手機突然間地響了起來,螢幕上顯示著很久沒聯絡瑋欣的名字。

 

「喂?」我接起手機。

 

『阿昇,恭喜你退伍囉!』電話那頭瑋欣耳熟的聲音傳了過來。

 

「妳還記得啊?」

 

『我當然記得啊!怎麼可能忘記。』

 

「呵呵,謝啦!」我喝了一口咖啡。

 

『你......現在還在台北?』

 

「是啊!」

 

『沒有要回來高雄嗎?』

 

「嗯......這兩天會回去一趟吧!」我歪著頭想了一下,不溫不徐的太陽光照在我的側臉,在另一面形成一道不規則的陰影。

 

『這樣啊!回來能打給我嗎?』

 

「呃......到時候再說囉!欸?妳現在應該快畢業了吧!」

 

『上禮拜畢業典禮啦!你都沒有來看我。』

 

「上禮拜我還沒退伍啊,那時候我還在部隊裡。」我解釋地說。

 

『喔......那你以後都會待在台北?』

 

「嗯,應該是。」

 

『呵呵,你該不會是交了女朋友吧!』她開玩笑地說。

 

「呃......」我停頓了一下。

 

『哎唷!沒關係啦!一個人在台北要加油喔!』她順勢幫我接了話。

 

「呵,妳也是啊!」

 

『嗯!我知道。』

 

然後我們之間突然沈默了一會兒,耳裡只剩淡水河的潮水一波波拍打在岸邊的聲音。

 

『你......還會記得我嗎?』她緩緩地問。

 

「妳知道我這個人太容易去回憶了。」我輕輕笑了笑。

 

『所以,我會變成你的回憶?』

 

「我想應該是吧!」

 

說完我們兩個都笑了,就在日落的淡水河畔,就在遙遠的八里對岸。

染了層次的天空映照著波光的河面,幾艘老舊的漁船停靠在淡水河邊。

當街燈悄悄亮起的時候,我知道,那就是記憶流浪過後的碎片。

 

 

 

~所以,妳......還會記得我嗎?~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1504212003
  • 女主角什麼時候還會出現?

  • 呃....Coming soon

    話說你的作品....(敲碗)

    GY 於 2009/05/13 20: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