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二〇〇八年,一個灰色的季節裡,掛鐘上的指針在十一與十二的數字間遊移著。
今天是跨年夜,二〇〇八年的最後一個晚上,十二月寒冷的台北城裡到處都是等著跨年的人們。
也許是聽說今年是101最後一次的煙火秀,所以街道上出乎意料外的熱閙。

 

我並沒有出去和大家一起跨年,只是披著毯子窩在家裡的沙發上,望著眼前四十吋的電視螢幕。
《我的野蠻女友》DVD的盒子就擺在一旁的放映機上,螢幕裡正出現著全智賢和車太炫坐在時光樹下的畫面。

 

記得退伍沒多久,我和一些剛退伍的弟兄在墾丁待了一個禮拜,然後我接到一通自稱貿易公司的面試電話,很快地七月開始我就已經在台北上班了。
每天規律地過著朝九晚五的生活,每天穿著西裝拿著公事包在客戶與老闆的對話間周旋著,就跟一般的上班族沒什麼沒兩樣,很充實但也很忙錄。

 

或許是當兵的關係吧!
現在的我幾乎已經習慣了一個人在台北的生活,一個人搭捷運,一個人吃飯,一個人在台北四處走走,偶而會留在公司加加班,偶而放假去去健身房。
就這樣的,在我還沒意識到的時候,六個月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我身上的衣服不知不覺也從短袖襯衫變成了厚重的外套。

 

台北依舊不時地飄著細雨,依舊帶著憂鬱的情緒。

 

眼前電視機的畫面不斷地流動,一道轟隆隆的引擎聲突然從馬路另一頭大聲地劃過,讓我不禁把視線移向身旁窗外的天空,耳邊電影的音樂聲持續地響著,彎彎的上弦月高高掛在天空的另一邊。

 

這一瞬間,我想起了小雯,就在高雄二〇〇三年那個充滿鹹鹹海水味的旗津隧道旁。

 

『阿昇!』

 

「嗯?」我低著頭望著腳下不斷波動的潮水,仙女棒晶亮的火光把我們倆的身影清晰地映在水面上。

 

『問你個問題。』

 

「好啊!妳問啊!」

 

『你......相信緣份嗎?』她的聲音在我耳邊輕輕地響起。

 

聽到這句話我思考了一下,然後抬起頭認真地看著她,「我......不相信。」

 

『為什麼?』她有些驚訝。

 

「因為我不知道以後還能不能再見到妳。與其這樣,那我不如選擇不去相信。」

 

『嗯......我覺得我們以後一定還有機會再見面的。』

『不管是一年還是兩年,或者更久更久,但我相信我們一定會再遇見的。』

 

在她說話的同時,遠邊的旗津渡輪緩緩地向另一邊駛去,運轉的老舊引擎聲混著海風呼呼地傳了過來。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希望妳還能記得我的臉。」

 

『我答應你,我絕對不會忘記的。』她認真地看著我,深邃的瞳眸裡映著仙女棒放射狀的火光。

 

然後,小雯閃著光影的側臉忽然倏地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依舊是窗邊那道彎型的上弦月,淺色系的窗簾在一旁緩緩地被風吹動,最近剛買的風鈴叮叮地開始在我耳邊低語。

 

原來,時間不知不覺已經過了五年多,我經過了很多地方,認識了很多人,發生了很多事情。
有開心的,也有不開心的,有令人大笑的,當然也有令人悲傷的。
五年的時間真的讓我變了很多很多,而我也已經不再是那個高中剛畢業的年輕小伙子了。
五年前我在高雄,五年後我來到了台北。出了社會,開始一個人面對充滿現實的人生。

 

小雯呢?她現在是否還在台灣的某個角落?有著自己的生活?走著自己的步調?
雖然我曾經試著用手機聯絡她,但電話那頭依舊是無人回應的語音信箱,我什麼也不能做,只能選擇相信她之前所說的那句話,彷彿她現在就站在我的面前。

 

「你向左走,我向右走,只要你相信,我們一定還能再遇見。」我在嘴裡不經意地念出這句話。

 

然後,遠邊的天空迸地亮起五彩的煙火,時鐘正顯示著十二點整。
二〇〇九年的第一天,我在喧閙的台北想起了小雯。

 

「欸!小剛,你說的好樂迪是在微風廣場旁邊的那一家嗎?」我說。

 

『對啊!快點來呀!大家都在這邊等你。』電話那頭不斷傳來音樂嘶吼的聲音。

 

「喔!好啦!我已經到忠孝復興站了,等會兒就到了。」站在捷運向上的手扶梯旁,即將關門的警示聲開始在我身後響起。

 

『嗯!等你喔!』

 

「馬上到、馬上到。」搭上手扶梯,我慢慢地上樓。

 

今天是二〇〇九年的元旦,台北的天氣很好沒有下雨,因為放假不用上班的原因,我和幾個要好的同事約在捷運站附近的KTV唱歌,說是要慶祝新的一年有個美好的開始。
轉了幾個彎後,我跟著人潮走上往木柵線的手扶梯,不知道為什麼這條手扶梯出乎意料的長,緩緩向上的速度讓我開姞覺得有些無聊。
摸著口袋裡的銅板,我無意識地向四周張望了起來。

 

這時,站在我前面隔著一個人的位置,一道熟悉的鈴聲突然響了起來,是卡農鋼琴曲的旋律。
然後,我好奇地透過前面一個人的後腦勺,望著那襲陌生的背影。
她是個女孩子,一頭烏亮的長髮整齊地披在她身後的白色T恤上,我看著她接起了手機,心裡突然有種異樣的起伏。

 

放在她耳邊的灰色手機上,一條銀色的心型吊飾輕輕地晃著,我望著她的身影突然有種說不出話來的感覺,想起了什麼,但卻又好像忘記了什麼。
出了手扶梯,她繼續講著電話走到往木柵的侯車區內,因為我是要往中山國中的方向,所以我也沒多想,只是帶著一絲疑惑走過了天橋,來到木柵線對面往另一個方向的侯車區內。

 

透過壓克力製的安全門,我清楚地看見對面入口不斷湧進來的人潮,剛剛講電話的那位女孩就站在我相對位置的候車區內,只隔著兩道透明的安全門,和一段不長不短的距離。
她低頭按著手機的姿勢讓她的長髮蓋住了她大半的臉頰,我好奇地看著她,直到她收起手機抬起頭的那一刻,我的身體突然不由自主地顫抖著。

 

她是小雯!?她竟然會是小雯!?
在那飄逸長髮下的面容,竟然是我再熟悉不過的臉孔。
那樣突然出現的畫面像是有個東西重重地擊在我的胸口,讓我有種難以呼吸的感覺,但我還不能確定她就是小雯,因為五年的距離真的讓人有些惶恐。

 

拿出手機,我用發抖的手指按下那個從不曾響起的號碼,腦海裡閃過一絲絕對不可能的可能性.而電話竟然就這樣通了。
透明安全門的對面,長髮女孩撥了撥額前的頭髮,自然地接起了手機。
這一刻,我終於確定她就是小雯,我的眼睛酸酸的,鼻子酸酸的,喉嚨裡像是卡了個彈簧不停地收縮著。

 

『喂?請問找哪位?』電話那頭她的聲音依樣般地甜美,隔著兩扇安全門我在這頭默默地望著她。列車進站的警示聲忽然一閃一閃地在捷運站內不斷響起。

 

「是我,阿昇。」壓抑著心裡躍動的心情,我用最從容的表情淡淡地說。

 

手機裡不斷傳來捷運站的聲音,不斷傳來她輕輕呼氣的鼻息。

 

『嗯?阿昇!』她的表情吃驚著,像是找尋什麼東西似的開始向四周張望著。

 

就在我的眼前,隔著兩部列車的距離,她發現了我,抿著嘴露出一抺淺淺地微笑。
地上的警示燈持續地閃爍著,畫面慢慢回到當兵那一年,回到大學畢業前。
弟兄們的臉孔、大學的同學一個個地瞬間在我腦海出現,就像不停翻動的書本,帶著紙張特有的香味一頁頁地迅速流過。

 

「你在看什麼?」我說。

 

『之前去百事達租的片。』房間裡南哥正盯著電腦螢幕,眼睛像是被強力膠黏住一樣,連看都不屑看我一眼。

 

「啊?什麼片子?」

 

『我的野蠻女友。』

 

「喔......」我輕輕地點點頭,走到他身後我望著他的電腦螢幕。

 

片子已經接近尾聲,裡面男主角的右手輕輕牽起女主角的左手,在他們互相望著對方的同時,卡農優美的鋼琴曲悄悄地在身後響起。
在他們的眼底,在他們五年的距離裡,他們始終相信著、相信著。

 

「妳......過得好嗎?」電話這頭我不自覺地揚起了微笑,列車進站的微風輕易地吹亂了我的頭髮。

 

我看著她的眼睛,她看著我的眼睛,就在列車進站的同時,我看見了她熟悉的微笑。

 

 

 


~妳向左走,我向右走,只要妳相信,我們就一定能再遇見~

 

《全文完》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1504212003
  • OH,女主角終於出現了︿︿

  • Sorry嘍!讓大家等這麼久 ^^"

    GY 於 2009/05/17 02:11 回覆

  • emmachu
  • 沒有了啊......................................???????? 不過癮啦!!!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