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記

 

這部小說最後終於完成了,老實說,我真的很感動。

也許你無法想像在我敲下鍵盤最後一個鍵的時候,坐在電腦前我手舞足蹈的瘋狂舉動。

那種心裡不斷湧現的感覺,真的無法用文字來表達。

因為這曾經是六年前的一部斷頭故事,沒想到六年後,我竟然還有把它完成的一天。

 

 

 在三個月前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就在看完一部電影之後,突然讓我興起想要寫故事的念頭,但想到之前曾經有部斷頭故事被我遺忘在資料夾裡。

於是,我帶著讀者的心情,重新把這部篇故事閱讀了一遍。

在我一開始翻開這篇故事序文的時候,心裡突然有種「這傢伙在寫什麼鳥東西。」的感覺。

這是我寫的東西嗎?根本像是臉上寫著「欠扁」兩個大字,希望大家趕快來打我。

 

 

但我並沒有想要把它重寫的企圖,因為這既然是我六年前留下的足跡,那我也沒必要去改變六年前的我,青澀的就讓它留下吧!

雖然它依舊給人一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

 

 

當我繼續把這個故事看下去的時候,它就斷頭了,「怎麼辦?但是我繼續看下去耶!」

沒辦法,想看下去,就只有自己寫囉!所以,我開始試著把這篇故事繼續寫下去。

或許會有人問我:「六年前的東西,你還記得多少?」

我不知道,對我來說寫故事就像看電影一樣,那些畫面就是這樣無預警的跑了出來,而我,只是用文字把它呈現出來而已。

 

 

故事裡的那些人,其實都是真實地存在著,所以我並不用花多少時間去思考他們的個性或說話方式,很自然地,彷彿他們就在我身邊一樣。

很開心我並沒有把他們忘掉,縱使他們真的不在我身邊,但他們的影子依舊清晰地存在我的腦海。

 

 

裡面的每件事情,或多或少都是我親身經歷過,聽到或看到的。

寫完這篇故事,也正代表了我那段時間的記憶。

 

 

隨著故事的進行,曾經有人希望這篇故事有個圓滿的結局,但我想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每件事都是圓滿的,有好的事情發生,也總有不好的事情發生。

我不能全然的控制它,因為我覺得這樣做或許對這篇故事並不公平。

所以,我還是依著我腦子裡原本的畫面繼續地寫下去。

 

 

而後面延伸的劇情,我用了一種我不太擅長的方式描寫,曾經讓我一度感到棘手,摸不著頭緒。

寫作的速度也變得非常緩慢,但最終我還是把它寫完了。

 

 

我不敢說,這會是一部好的作品,但我只希望它能帶給看故事的每個人不一樣的心情。

或許有人覺得很好笑,或許有人覺得很悲傷,這也都是故事的一部分,我不能去強求什麼,因為這樣做只會讓故事失去原本存在的意義。

請原諒我這樣任性地將它寫完,對我來說,它真的不只是篇故事而已。

 

 

故事的名稱,我曾經想過很多,六年前它原本的名稱叫作「那年的夏天」。

但在我重新寫作的這段期間裡,一直覺得它很像那個菜市場裡的「蘇察哈爾燦」。

雖然沒什麼不好,但總覺得好像哪個地方怪怪的,基於這個原因,最後我還是決定把它改成現在看到的這個名稱。

我不知道這個名稱未來還有沒有再改變的機會,但未來的事沒有人能確定得知道的。

 

 

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能將這篇故事完成,也很感謝那些一起陪我看完故事的讀者。

雖然有點噁心,但我還是想謝謝你們,給我這麼多建議。

沒有你們,這篇故事大概也沒有完成的那一天吧!

 

 

好吧!也就這樣了。

但願每個人都能把握住自己的幸福,每天都能過得開開心心的。

 

 

 

黑色幽默 2009.05.17 於台北市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mmachu
  • 既完之, 則安之, 身為你故事的忠實讀者, 可以問一下你的下一步是什麼嗎? 有新的故事嗎? 還是要改唱歌跳舞來娛樂大家呢?

  • 唱歌跳舞我不在行耶,不過鮪魚肚也有鮪魚肚的市場

    這個問題讓我想想先。

    GY 於 2009/05/22 14:37 回覆

  • 喵
  • 恭喜你喔^^

    希望哪天可以看到你故事出書:)

  • 噢!如果大家不嫌棄的話,我盡力囉!

    GY 於 2009/05/22 14:4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