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回到了家裡,放下了書包,也放下了一身的沉重;換下了制服,也換下了今天的心情。
熟練地開了電腦,而她,正掛在線上。

 

「叮咚!」

 

她好像很自然地敲開了我的視窗,自然地丟給我第一個水球,好像一切是這麼的理所當然。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嗨!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嗨!呆呆。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你在做人力資源報告嗎?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沒有啊!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為什麼?都做好了?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沒有耶,剛回到家有點懶得動腦子!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可是再過幾天就要交咧!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喔......那我考慮洗完澡、吃碗泡麵、再順便看個電視,應該就會想寫了。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呵呵,我猜你最後應該又會不小心睡著吧!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嗯?妳什麼時候這麼了解我了?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我用猜的。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那妳......還猜得真不準。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欸!我可以問你個問題嗎?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嗯!讓妳問。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你知道,不斷喜歡一個人是什麼樣的感覺嗎?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呃......

 

 

這時的我,望著螢幕不知為什麼的,手指突然抖得厲害。
我在害怕嗎?我不知道。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妳問這個問題,讓我突然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只是一個問題嘛!幹嘛這麼小氣!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好吧!那我回答妳,我真的知道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所以,你現在有喜歡的人?

 

 

看到她的回答,我突然又愣了一會兒。
雖然我曾參加過華山論「賤」,但是我還是會一點武當派的太極功夫。
正所謂:「四兩可以撥千金」,那麼我裝傻的功力當然也可以到達神乎其技的地步。
不用廢話什麼,當即打了個太極透過了ADSL到了她的螢幕上。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呃......今天天氣好像還不錯喔!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拜託!今天下雨耶!

 

 

拷!我是腦殘了嗎?怎麼還會忘記今天下雨,看來用天氣這招今天剛好不能用。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呃......嗯......妳......妳今天還好吧!

 

 

我像是白痴到了極點,所以才會問了這個白痴到不行的問題。
她沒有回達,螢幕上留下的,只剩慘白的一片。
過了幾分鐘,她丟回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話。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其實......你不該給我那包面紙的。

 

 

我想了想,我好像又問了一個不該問的問題。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為什麼?妳不小心把它拿去擦屁屁了嗎?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呵,你冷了哦!

 

 

她還給我個表情符號,^_________^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是啊!都快下雪了!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嗯?你有看過雪嗎?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有啊!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在哪看到的啊?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在我家冰箱,哈!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你又冷了。

 

抬頭看天空,飛來一坨屎 說:還好啦!妳不知我的外號叫「東元冷氣」嗎?

 

如果海洋能再多點蔚藍 說:呵呵,那麼「東元冷氣」,你知道我在想什麼嗎?

 

 

看到螢幕的剎那,我不禁一征,繞了一大圈終究回到了這個問題上。

 

悄悄地,時間,總是走得如此的快,整個高二生活就是在她的笑聲裡過。
一眨眼的,已經悄悄走過了高二,到了高中生涯的最後一年。

  

高三生活,不外乎就是補習班、學校、家裡,然後再補習班、學校、家裡,再也沒有什麼地方好去的。
而充斥於同學與同學之間的,不是距離上的遙遠,反而是心靈上的距離。

 

上了高三她選擇了一家高雄知名的補習班。
而我,並沒跟她同補習班。
因為我還不想一年後再回到同樣的地方。

 

九月吧!
開學過不了多久,班上的同學,一個個被吸進了「解題工廠」,成了一部部的考試機器。
而我也不例外的選擇了一家「工廠」進行加工。

 

在補習班的日子裡,我每天都會故意經過她們補習班的門口。
在人來人往的人群裡企圖尋找她的身影,只是每次的期待卻總是意外地落空。

 

數著腳步,提著沉重的書包,駐足在車站附近的各個書店裡。
每每要等到店員要打洋的時候,才帶著一身的疲憊踏上了歸途。

 

10:22的電車裡,總是只有寥寥幾個人,不是補習完的學生,就是剛下班的上班族,每個人的臉上都帶滿了不同的心情。
是喜?是憂?是想著馬上就可以回家的雀躍?還是想著今天被老闆罵到臭頭的窘態?
電車上的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已的一份寧靜。
靜靜地等待,等待電車起動的剎那。

 

 

﹡這就是高中生的宿命?唉......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