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依舊是個在補習班的晚上,台上老師正揮汗著在飄盪的粉筆灰中來來回回。
在他禿得不像話的地中海裡,僅剩的「一葉綠舟\」正隨著身旁的電風扇,在風中搖擺。

 

坐台下的我也早已神遊物外,還不時有物外之趣咧!
雖然眼睛還注視著前方,但靈魂卻不知飛哪去了。
而把我拉回現實的,卻是我的手機,「嗶嗶」的幾聲,紮紮實實地嚇了我一大跳。
有人傳訊息給我,而手機上的號碼正顯示著一個既熟悉卻又陌生的名字。

 

是她,是呆呆?奇怪?她傳什麼東西給我?
點開簡訊欄,選擇了「新訊息」。



        「

                  你下課的時候,能不能到我們補習班門口等我
                  我有事想要跟你說  呆呆

                                                            

 

我歪著頭想了一節課,還是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當然,下課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她補習班的樓下等她。

 

在十一月的寒冬裡,我靜靜地站在她補習班的那個街角。
這裡好像還沒什麼人潮,有的只有一隻隻的野狗,和幾位等下課的家長罷了。
寒風吹著,我等著,等著妳笑著走過來罵我一聲笨蛋。
在風中,我冷得直打囉唆,看著手中的錶,時針分針裡,不規則的九點三十分。
慢慢地、漸漸地......
三三兩兩的人潮,然後,就是一大群的「萬頭鑽動」。
我試圖在人群裡找到她的身影,卻怎麼也尋不著。
就在我等到人潮都快走光的時候,突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很自然地回頭,卻在轉頭的瞬間,看見了一雙滿是淚水的眼睛。
是她,是呆呆。

 

當我正要問她發生什麼事的時候。

 

『不要,現在什麼也不要說。』她強忍哽咽的聲音在我眼前不斷擴散。

 

我示意地點了點頭,在接下來的幾秒鐘裡,剩下的卻是一陣冷冷地沉默。
雖然只是短短的幾秒鐘,卻像是聽到全世界的聲音似的。
是如此地清楚、如此地熟悉。

 

首先打破這一片沉默的,是她,『你的肩膀能不能借我靠一下』她淡淡地對著我說。

 

我點了點頭,在遲疑的瞬間,卻是滿懷的溫柔。
而她,像是找到了宣洩的出口,一顆顆滾燙的淚水溼了我的胸前的衣襟。
她哭得傷心,也哭得我一地的心碎,而我卻只能伸出手,溫柔地摸摸她的頭髮。

 

在橘黃色的路燈下,在街角的玻璃窗前,一個曾經陌生的女孩在我懷裡哭泣。
寒冷的冬風依舊吹著,吹亂了我的頭髮也吹亂了我的心情。

 

『是他,我的前男友。』在我懷裡,她哽咽地說了這句話,聽了這句話,突然讓我感覺到,我和她的世界竟然就這樣被推得好遠、好遠。

 


﹡也許天下最遙遠的距離,就是我站在妳面前,而妳...卻不知道我喜歡妳。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