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隔天的最後一節課裡,在我眼前的,是她疑惑的雙眼。
一臉好奇地看著我,一付你到底想說什麼的樣子。

 

「拜託!不要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在心裡無耐地想著。

 

而我真的真的說不出口,因為壓力真的太大了,大到我連一字一句都說不出口。
一句話吞吞吐吐的老半天,我發覺我的臉燙到一個不行,連耳根子也熟了,臉一定紅得跟番茄一樣。
心臟已高達每秒一百二十下,哇靠!心臟病都快發了。

 

在她眼睛一轉,不耐煩地走掉後,我也正需要理一理我那亂成一片的思緒。
哇咧!想了好幾天的台詞,卻連一句都說不說口,突然覺得自己怎麼會那麼的「ㄋㄠ」,到底還是不是男人啊!

 

正當我還在考慮要不要明天再說的時候,她又跑來問我到底想要說什麼。
真搞不懂,她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的不知道。

 

好吧!既然說不出口,就用寫的好了。
為什麼我之前都想不到呢?難道一看到她,我腦袋就會自動變成負成長的嗎?

 

當即抽起一張信紙,用藍色原子筆寫下我對她的心情。
就在我寫的時候,天氣好像突然變冷似的,發覺我的手一直抖個不停,心臟已經到了極限。
不過到最後我還是咬著牙根寫完了信,大膽的傳了過去。
接下來的幾分鐘裡,我好像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一聲聲地敲著我的腦袋,嗡嗡地在我耳裡縈繞。

 

「不知道她看了會怎樣。」

 

而我又很沒種的,連動都不敢動一下,已經緊張到連心臟都快從胸腔跳出來的樣子,腦子裡也早已是一片空白,聽不見什麼了。
只是是腦海中一直想著她會怎麼回答。

 

不久放學鈴聲響起,大家匆匆收拾著書包,我也才移動著僵硬的身體,勉強地收拾書包。
在我走向門口時,看見她啜著一罐奶茶,她看著我沒說什麼,只是報以一種尷尬微笑。
沒有說再見的,如此擦肩而過。

 

那種微笑到底代表著什麼呢?
應該心情沒有很差,也沒有生氣的感覺,反正就是一種怪怪的笑容。

 

我在心裡這樣不斷地想著,而我總覺得已變成了機器人似的,連走路都變得有些怪怪的。
到現在還很緊張,連手都還會抖,明天,明天她的回答到底是什麼,我一直在想......

 

十二月十九日 陰、雨

 

早上六點多,我從惡夢中驚醒。
翻身坐起睜開眼見到的,卻是窗外滿天的鮮紅,而我有了種不好的預感。
這是我見過最詭異的早晨了,給了我一個很不好的開始。

望著窗外的可怖,我還是照常的坐著車到學校上課,一路上盡是閃電、雷聲,但卻沒有下雨。
陣陣的強風,使得街旁的路樹像猙獰的妖怪,不斷向我招手。
車窗外倒退的可怖景像,帶我到了決定我今天心情的地方。

 

下了車,關上車門,瞬間魔鬼的鮮紅轉為地獄的幽暗,世界就像下了魔咒的城堡似的處處透露出它姦邪的魔氣。
沒過多久,我走到了教室,黑天蔽日地下起了傾盆大雨,雷聲蟲隆隆地響著。
望著窗外的漆黑,雖然是大白天,卻像是到了俛晚六、七點似的幽黑。
我開始擔心她會不會淋到雨,因為她昨天好像就已經感冒了,要不要緊?
還是在路上發生了什麼事,正當我還在亂想的同時,她一身溼淋淋地走了進來。

 

沒有另外多說什麼,這天早上就這樣隨便考完了模擬考。
我用手,努力地撐起了我的腦袋,望著窗外的天空。
天氣漸漸由黑轉白,再由白轉藍,而我也一直沒機會跟她說話。

 

直到下午,上國文課時,我已累得趴在桌上聽課了。
聽著聽著,不知不覺開始有了些許的睡意,正當我快進入夢鄉的時候,她傳來了一封信。

 

俊諺:

        你確定你是真的喜歡上我嗎?若只是淡淡的......真的希望你趕快丟掉。
我想現在不適合吧~~也沒有那種feel...希望你不要難過啦!
不是你的條件不夠好...要對自己有信心捏 ^_________^〞
不要認為是自己條件不夠,才拒絕你的!
        你要快樂、活潑點...不要常常一個人搞自閉啦!
無聊or 想找人聊聊...我都奉陪哦!
        希望,不要因為這樣...以後都避著我咧...
拜託~還是像現在醬子,好嗎?
        明年就要考試啦~要好好加油啦...
***
       你應該還是能像之前那樣唄...?
       回個信唄~不然用說的,也行啦!
                                                  ***

就醬子啦!掰啦...

                     。 要笑笑的捏~
                         不然我ㄈㄟˋ 擔心的...


                                          *呆呆
                                                 2002'12'19

 

看完後,一種被重物敲到頭的感覺。
我的心痛痛的,眼睛酸酸的,但我強表著笑容來證明我沒事,用力地刻下了回覆的信。
只知道我在信中一直保持我的微笑,只記得我寫下最後的一句話。

 

「如果有一天,妳改變了主意,我還是會在妳身邊的。」

 

寫完後我倒吸了一口氣,來壓仰我的情緒,一種快要溢出來的心情。
在敲了最後一節的鐘聲後,她一語不發地跟著她最要好的朋友一起回家了。
大家也在一陣道別聲中離去,留我獨自一人望著黑板發呆。
一個人的感覺,讓我終於忍不住的趴在桌上,淚水像決了堤般的狂湧而出。
我只覺得好累、好累、好痛、好痛,記得我是第一次為了一個女孩子流淚,又是如此地觸動心弦。
腦中只記得她要我開心、活潑,而我想我會、我會的,就讓我哭這麼一次吧!

 

淚水不聽話地掉著,我的心也一直刺痛著。
想著以前她在我身邊的一臉俏皮,淚水就更加毫不猶豫地傾瀉了出來。
就這樣讓傷痛的感覺,隨著淚水慢慢、慢慢地流去......


 

 

﹡數不完的淚水,就像透明的琉璃球無情地被摔碎。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