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記得那天晚上,音樂聲輕輕響起,一首周傳雄的「二分之一的愛情」
安撫了我受傷的靈魂,我想我是真的累了吧!
才剛躺下來,漸漸的聽不見了,漸漸的失去了我的意識。

 

不知道為什麼的,這一覺卻是特別的安穩、舒服,好像已經好久沒有那麼安心地睡一次覺了。
覺得好靜、好靜,彷彿全世界的人都睡著似的,只剩下四周無言的寂靜。

 

突然間,我回到了教室,出現在眼前的是一片好藍、好藍的天空。
似乎讓人感覺到了那陣涼爽的微風,輕輕地拂過了我的臉頰,沒什麼負擔,一種很舒服的感覺。
老師的講課聲,似乎變成一種美麗的搖籃曲,讓人不自主地眼皮重了起來。
正當我進入一種「天人合一」的境界時。

 

忽然,一陣劇痛的感覺湧現在我的天靈蓋上,這就傳說中的靈魂出鞘嗎?但怎麼感覺會這麼痛?
回過頭,看到的是一張滿是頑皮的笑臉。
是呆呆?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好像在哪裡看到過這樣的畫面?難道我已經回到從前了嗎?
不管是什麼原因,在我眼前的她,竟然是這樣的真實、這樣的美好。
還能這樣輕鬆地看著她,真是無法形容的開心啊!

 

『喂!你幹嘛一個人在那傻笑啊!』她帶著一臉疑惑對我說。

 

「呃......沒有啊!」

 

『還說沒有,明明就有。』

 

「嗯,其實...我在想一件事。」

 

『什麼事啊?可以說給我聽嗎?』她一臉好奇地看著我。

 

「就是,我很喜歡妳。」

 

『咦?』留下的,是她一臉的吃驚。

 

瞬間,畫面突然間消失。
映在眼簾的,是一片空盪盪的天花板。
望著窗外初曉的天空,幾隻小鳥落在窗前,而我又回到我的房間。

 

「啊!竟然是夢。」我坐了起來,兀自地念著。

 

時間,還是就這樣地過著,聯考還是要考,不會因為你有了些許的改變。
在學校裡,我跟她似乎還是跟以前一樣,一樣地玩、一樣地笑、還是一樣多的模擬考。
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的樣子,但心中原來的那種感覺,卻早已不存在了。
因為我們都知道了,我們彼此的心情。
而我對她的感覺,卻沒有因此有了些許的改變,反而更加珍惜大家在一起的日子。

 

只是我知道也了解,就是在她身旁,默默地守著她、護著她。
直到大考前的前一天,我們才互相祝福地步入考場。

 

在大考完等待畢業的日子裡,班上像是陷入了一片的瘋狂,一種考完的解放。
每天來學校,就是玩、打電動、吃營養午餐,然後又是玩、打電動。
每天背著空無一物的書包,一天天等待著畢業的日子。

 

在我們考完大考之後,步出考場的瞬間,我就再也沒有跟她說過什麼了。
考試前的最後一次祝福,也是我最後一次聽到她的聲音,而她也漸漸從我的生活裡退出。
難道這就是我們之間的結局嗎?

 

記得就在停課的幾個星期後,舉行了畢業典禮。
而我放縱了自己的靈魂,故意的睡過頭,因為我怕最後一次見到她的臉,我怕在她臉上看到離別的感覺,可怕的畢業典禮。

 

就這樣,我沒去參加屬於我們的畢業典禮。
在床上一直睡到日正中午,才懶洋洋的起床盥洗。
開了燈才發現鏡子裡面的自己,竟然是如此的可悲,一個害怕畢業典禮的高中生。

 

最後,我好久、好久都沒再回到高雄火車站,沒有再回到從前我補習前常吃的那家小餐館。
而且在我找到了一家補習班的打工後,更是讓我累得不想再回去看看那些充滿我腳印的地方。
偶而會在工作時,看見那些穿著我們學校制服的學妹來補習班裡上課。
當我不經意的看見她們的時候,總是特別的有心的幫忙她們。
但在一聲客套性的點頭後,望著她們離去的身影,總是讓我不自覺地想起了她。
想起她一臉頑皮地在我的眼前,嘴角就不禁揚起了一絲的微笑。
發覺她沒走,原來她一直活在我的心裡,一直活得好好的。

 

日子一過就是個大半年,在一天的中午。

 

南台灣的太陽一向是那麼地惱人,走過月台,望著鐵網外的捷運工程時,我不禁這樣想。
遞了車票,走過了久違的車站麥當勞,駐足在人來人往的車站大門前。
出現在視線裡的,是一片陌名的熟悉,才發覺原來我真的走了好久。
熟悉的公車站,熟悉的建國路,還有熟悉的小黃。

 

一陣迎面而來的微風,吹亂了我的頭髮。
望著遠方的天空,我才發現高雄的天空,原來是這麼的蔚藍,空氣裡帶著高雄特有的味道。

 

「高雄,我回來了!」我在心裡大聲地說。

 


﹡南高雄的天空,永遠擁有我們共同的回憶。

 

全文完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