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訓導處報告!訓導處報告!請田徑隊的同學於升旗前,至操場上集合。」

「訓導處報告!訓導處報告!請田徑隊的同學於升旗前,至操場上集合。」

 

 

一如往常的,學校早自修時間裡,洪亮的廣播聲一口氣傳遍整座學校。

 我坐在教室的位置上,看著一襲略高的身影背著深藍色亮皮運動背包經過教室窗邊的走廊。

於是,我拿起裝著鐵製長笛的黑色箱子走出教室遠遠地跟在他的身後。

 

 

那是個不懂愛情而硬要談愛情的年紀。

那年,我十六歲,父親是知名外商公司的總經理,因為他的原故, 我來到了這所縣內知名的明星學校。

我的生活沒有自由可言,除了在學校上課之外,我幾乎沒有什麼機會能夠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就連上下課放學的短暫時間,都有司機來學校接我放學。

我不喜歡這種類似被拘禁的感覺,很想逃離這樣的世界,儘管我在學校樂隊擔任著指揮手的角色,成績也一直名列前茅,但我始終不快樂。

一直到我遇見了他,我的灰色天空才開始多了不一樣的顏色。

 

 

他,叫作李東昇。

學校田徑隊的隊員,乾淨俐落的短髮黝黑的皮膚,在學校裡總是許多女生們談論的話題。

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是在一次全校性的頒獎典禮。

田徑隊一整排的站在台前接受校長的表揚,一旁樂隊的我禁不住地不斷望著人群裡的他。

他健美的笑容,在那一刻輕易地撞進了我的心扉。

 

 

我開始會用樂隊練習當作藉口,在放學的時候請司機晚點來接我。

只為了在那短暫的時間裡,悄悄地跑到田徑場的柵欄邊偷偷望著還在練習的他。

田徑場裡他起跑時的腳步聲躂躂地在我眼前不斷不斷的劃過。

我開始喜歡上這種感覺,偷偷注意一個人的感覺。

 

 

直到有一天,他發現了我。

那是一個升旗典禮結束後的早晨,我一個人在樂隊教室裡試著練習我許久未彈的鋼琴曲。

 

 

「雅雯,其它人都準備要上課了,妳還沒有要走啊?」樂隊的領隊老師客氣地問我。

 

「嗯!我練習完就會去上課的。」

 

「喔!妳真是個認真的孩子,別太練習得太晚忘記上課囉!」

 

「我知道了,謝謝老師。」我笑著回答,然後老師向我揮了揮手,抱著手上的資料離開了教室。

 

 

距離早晨第一堂課還有幾十分鐘,我坐在黑色的史坦威鋼琴前試著練習許久未彈的蕭邦圓舞曲。

教室的門沒關,微涼的風和著鋼琴悠揚的樂聲不斷從教室流了出去。

在另一刻的轉瞬間,我看到了他。

溼透的短髮與因為汗水而不斷反光的黝黑臉頰,讓我無法將視線離開他深邃的雙眼。

我對他笑了笑,輕輕地笑了笑。

 

 

在那次之後,我開始每天都期待著能在學校的某個角落遇到他,我開始每天都習慣著黃昏的時候在學校的田徑場上看到他。

沒為什麼,只為了能再看看他。

 

 

學校的田徑場在面對升旗台斜坡的另一邊。

每到升旗前,我都能從樂隊的指揮台上,看到因為反光而在田徑場上來來回回的身影。

我知道那一個個跑動的影子裡,有他穿著釘鞋不斷在田徑場上奔跑的聲音。我知道、我一直知道……

 

 

之後不久的校慶,因為他有參加這次一百公尺的短跑比賽,所以我和班上幾個要好的女同學來到了田徑場邊想要為他加油。

從預賽一直到決賽,我一直站在人潮洶湧的田徑場邊,看著他一次又一次的跑過終點線。

那時候我的喉嚨像是卡了東西似的,看著他我竟然連聲音也發不出來,只能看著身旁的女同學不斷的又叫又跳。

直到他最後的總決賽,在那聲刺耳的鳴槍聲後,我才用盡全身力氣放聲地對他大喊:

 

 

「加油!李東昇。」

 

 

那次比賽他最後拿到了第二名,我不知道他有沒有聽到我的聲音。

但當他站在頒獎台上的時候,我的視線竟然不自主地模糊了。

因為我突然地想起,再過不久我就要到英國了,再也不能這樣看著他了。

 

 

「雅雯啊!Daddy之前幫你申請了一個英國的音樂學校,下學期妳就可以去英國念書囉!」電話裡爸爸這樣的對我說。

 

「這麼快?」

 

「是呀!Daddy請一個在英國的老朋友申請的,希望妳能早點過去快點習慣那邊的生活。」

 

「嗯!」我輕輕應了一聲,腦子裡浮現了他在田徑場上飛奔的身影。

 

 

自從校慶之後他消失了,學校的田徑場上變得空蕩蕩的一片。

我突然好不習慣這樣的感覺,就像他從來都出現過一樣。

一個月過去了,我每天都在樂隊裡照常的練習。

直到一次同樣的升旗典禮過後,他忽然地出現,就站在我的面前。

 

 

「我很喜歡妳,願意跟我作朋友嗎?」他搔著頭靦腆的對我笑了笑。

 

 

我看著他的眼睛,他看著我的眼睛,這一刻我突然覺得這會不會只是一場夢?

我慢慢地低下頭望著他腳下的影子,濕漉的感覺開始在我眼眶打轉。

抬起頭我看著他吸了一口氣,試圖壓抑我不斷波動的情緒。

 

 

「其實我早就很喜歡你,我真的很高興你竟然也喜歡我,不過現在可能已經沒有辦法了。」我擠出最後一絲笑容對著他說。

 

「為、為什麼?」他的表情有些慌張。

 

「因為,我已經要去英國念書了。」說完這句話我的眼眶有東西滑了出來。

 

 

那是段記憶,是個不懂愛情而硬要談愛情的年紀。

田徑場上不斷飛馳的腳步聲,悄悄地劃過那段時間的記憶。

 

 

坐在飛機靠窗的位置上,空中小姐親切地用廣播告訴我們飛機起飛前的注意事項。

然後透明的玻璃窗外飛機緩緩地駛進跑道,越來越快、越來越快……

在飛機離開地面的那一剎那,我不經意地脫口而出。

 

 

「再見了!李東昇。」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