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為什麼的,離鄉背景來到這座城市

但每每總是在深深的夜裡去想起家鄉熟悉的味道

也許是我老是在夜裡不能睡覺的關係吧!

外面的冷風很冷,吹得我直打囉唆

是夜與清晨的交替

讓我喚起很多很多過往的記憶

以前的老朋友們,此刻會不會又在哪個地方喧閙

會不會又像以前一樣,在同一個地方閒話家常

 

夜很深很深很深

吹過的風裡帶著自己身上淡淡的肥皀香味

我說風兒啊~~只有祢依舊如昔

依舊在我腦海裡蕩起一圈又一圈的漣漪

但我開始討厭自己,這麼容易就陷入記憶的迴圈裡

 

人在回憶的時候總是可怕的

總會想起小時候種種芝麻綠豆的片段

但最近幾天的事卻總是記不起來

幾個小時前,別人跟我交代的重要事情

我卻忘得一乾二淨

但十幾年前,某個同學跟我借了支筆忘了還

他的名字,我到現在還記得清清楚楚

所以說「人」真的是種奇怪的動物

 

出生於廢棄市場的我,真的是在那種三姑六婆的環境下長大

哪裡哪裡可以買到便宜到不行的蔥

誰家誰家的兒子又在學校跟同學打得鼻青臉踵的

小時候的我總是不懂,為何老媽總是有這麼多話可以聊

為什麼總是在我拉她衣角時,才叫我再等一下、再等一下

就只為了跟阿姨聊天氣

 

小時候熟悉的紅豆餅香味

總讓人難以忘懷,暖暖麵粉蒸開的香味

暖烘烘的在懷裡不斷不斷發酵,在鼻尖不斷不斷蒸發

 

暖暖、暖暖地,熟悉的紅豆餅香味總讓我難以忘懷

台北都市的聲囂寂寞讓我開始想起故鄉紅豆餅的香味

 

那段過往的記憶,亦重疊於一個微雨的下午,帶點下雨的味道

原本應該喧喧閙閙的市場,卻於一個微雨的午後

讓它顯得格外稀疏

人潮不在,紅豆餅攤也在五百萬雨傘下變得份外孤單

我站在馬路對面的花店,等著花店老闆妝飾著同學慶生的花束

隔著人潮隔著雨,我看著紅豆攤裡女孩輕輕的等待

 

OS:什麼時候賣紅豆餅也要打美女牌了?!

  我自己也不知道,好歹這也不是檳榔(離題)

 

隔著一條馬路的距離,我從滴雨的閣樓看著她

輕輕的馬尾,輕輕的鵝蛋臉,輕輕的裝扮

她給我的感覺總是輕輕的

她並不漂亮,但卻給人股特別的感覺

 

暖暖、暖暖地,熟悉的紅豆餅香味總讓我難以忘懷

台北都市的聲囂寂寞讓我開始想起故鄉紅豆餅的香味

 

也不知道為什麼的,我請花店老闆另外多包了一朵花

我抱著花輕輕、輕輕地穿過溼漉的馬路走到紅豆攤前

香味四溢的紅豆香,便又開始在我鼻尖發芽

她輕輕地對我笑了笑,彷彿一開始就知道了我的來意

她纖長的手指熟稔地拿起蠟黃的紙袋裝了四個紅豆餅

笑笑的,輕輕的,我從濃郁的麵粉香裡聞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我等待著,彷彿時間就在雨滴從傘緣滴落時,慢了那千萬分之一秒

只有在雨滴激起下一次漣漪時,時間才又恢復了流動

我等待,等待著……。

 

暖暖、暖暖地,熟悉的紅豆餅香味總讓我難以忘懷

台北都市的聲囂寂寞讓我開始想起故鄉紅豆餅的香味

 

接過了她手中的紅豆餅,我抽了束花遞到了她的面前

在一個輕輕的午後,在一場輕輕的微雨下

傘緣的雨水正要滴落,紅豆餅香氣依舊如昔

她感覺有些吃驚,但她並沒有拒絕

她問我為什麼,我笑著回答



「不知道就是想送朵花給妳!」

 

暖暖、暖暖地,熟悉的紅豆餅香味總讓我難以忘懷

台北都市的聲囂寂寞讓我開始想起故鄉紅豆餅的香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GY

GY‧說故事

G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